双龙堡崛起江湖,已经两年了,这两年来,江湖上已不知有多少人毁在他们的手下。

  两年前,双龙堡的落成大典上,双龙堡主在一招之间,杀败七个顶尖高手,人们记忆犹新!

  但两年之后,五大门派又有北山之约了。

  难道是五大门派在武功上,已有足够自信,可以胜得了双龙堡主?非也,这是五大门派为了争生存的孤注一掷而已。

  不过这次的声势,确实也够坚强的。

  几天之前,五大门派掌门人集会武当,公推夙有武林第一高手之称的“一城”赤城山主丁百阳担任盟主,联合江湖黑白两道高手,前往金华北山赴约。

  这是三月十五日。

  北山双龙堡,还是和两年前一样,堡门洞开,由麻石甬道直入敞厅,也同样挂灯结彩。

  红绸横幅,辉煌金字,写着“欢迎武林各大门派莅临北山”字条,迎风招展。

  已牌时光,各大门派的人,到达北山,当前一位修眉长髯,青袍博带的,正是武林黑白两道公推的盟主“一城”丁百阳。

  其次是五大门派的少林方丈明镜大师,罗汉堂住持明心大师,达摩院主明凡大师。

  武当派掌门青阳真人,随侍静玄道人。

  华山派半边老尼,随在她身后的辛文。

  峨嵋派掌门抱一子,师弟抱经子。

  点苍派灵鹫老人,流云剑客沐苍澜。

  丐帮铁拐婆婆,翻天手古松,公孙燕。

  邙山鬼叟罗谮,率同门下鬼影子高忌,鬼仙姑杨萧萧。

  阴魔尚师古,绿衣剑客吕兆熊。

  参仙娄老怪,九花娘,鸠面神翁戚南山,通天教主郝寿臣,三湘七泽总瓢把子一掌震乾坤欧阳洛,二郎神诸神通,陇中双乌九头雕常老大。

  这些人后面,还有不少各派门下子弟,和许多挑着罗担的人,敢情他们连吃阖东西,都是自己带来的,避免被人暗施手脚。

  一行人抵达双龙堡大门,只见堡门前早已站着三人。

  中间一个身穿黑袍,面带谲笑的是双龙堡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;左首头戴道帽,身穿黄袍,手执拂尘的是金华观天毒子公羊锋,右首花子装束,秃头断眉的驼背老人,是断眉丐漆如皋。

  三人身后,一排伺立六个劲装汉子,是九爪神龙门下的双龙六杰。

  (双龙八杰在武当被邙山鬼叟劈死了两个)

  独眼乌龙佟天禄一见众人走近,立即迎前几步,拱手笑道。

  “诸位高人宠莅双龙堡,兄弟恭候多时,快请入内奉茶。

  一城丁百阳神态威仪,目光如炬,领着还礼道:

  “尊驾想来就是双龙堡主了,丁某久仰!”

  兄弟佟天禄,堡主要待午时才能启关,不能亲迎,特命兄弟代表迎迓,并请简慢之罪。”

  说话之间,躬身肃客,双龙六杰立即分两边退开,垂手肃立。

  丁百阳只嘿了一声,也不客气,随在独眼乌龙身后走去,大家鱼贯人堡,进入敞厅,只见厅上早已排好了席位。

  双方分宾主坐下,相互引见。

  独眼乌龙佟天禄眼看对方全是江湖上久负盛名的人物,心头也不觉暗暗吃惊,他弄不懂堡主何以要在紧要关头闭关十日?如今人家全已到了,堡主却不到午时过后不能启关,心中想着,一面拱手道:

  “难得诸位光临,敝堡略备水酒,聊尽地主之谊,午后敝堡主即可启关,”当亲自拜领诸位教示。”

  丁百阳哂然一笑道:

  “贵堡盛情,咱们心领,此次了某蒙武林同道抬举,上贵堡拜山,讨个公道而来,一切茶水饭食,咱们业已准备,随带而来,不敢打扰贵堡。”

  说到这里,向厅外挥了挥手,但见随来的门下弟子,动作迅速,立时从担来的罗担之中,取出菜肴,各自端起,键步如飞送到各桌之上。

  独眼乌龙阴恻恻一笑,道:

  “诸位宠临敝堡,还自备食物,想是嫌敝堡简慢了。”

  一会工夫,菜肴齐上,与会之人各自吃喝起来,独眼乌龙这边,三个人据了一席,也由堡丁送上酒席。

  独眼乌龙身为地主,依然起立敬酒,但大家都是各吃各的。

  正当此时,只见从堡外翩然走进一个青衫佩剑的少年公子,进上敞厅,朝丁百阳施礼道:

  “孩儿来迟一步,望父亲恕罪。”

  丁百阳颔首道:

  “好礼,你也赶来了,好,好,就在为父身边坐下,吃些东西吧!”

  丁好礼应了声“是”,正待坐下,瞥见左边第三席上,坐着铁拐婆婆的公孙燕两人,心头方自一怔!

  突然从堡外飞也似地掠进一个青衣少女,和两个身穿紫衣、头梳双辫,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来!

  半边老尼一眼瞧到青衣少女,脸上一喜,喊道:

  “倩云,你也来了?韩倩云扑到半边老尼身前,哭道:

  “师傅,徒儿是找丁好礼来的,你老人家就算没有我这个徒儿吧!”半边老尼吃惊的道:

  “倩云你说甚么?”和韩倩云同来的两个小女孩,正是婉儿、玲儿两人,婉儿目光落到丁好礼身上,小手一指,喝道:

  “姓丁的,你采花犯案,被公孙师姐点残你手阳明经,只怪我们错救了你,那知你估恶不梭,又去欺侮韩姐姐,要不是遇上我们,韩姐姐早就作了冤鬼啦!”

  丁好礼怒道:

  “小丫头,你们是甚么人?”

  公孙燕起身道:

  “丁好礼,你在枣阳连续做案难道还是假的?”

  丁百阳身为武林盟主,此刻在大庭广众之前,听说自己儿子,犯下江湖大忌的采花案件,面上还如何挂得住?只见他重枣似的脸上,色若严霜,历声道:

  “孽畜,你做得好事!”

  右手一探,掌心透出一片暗红之色,朝丁好礼劈去:

  他敢情气怒已极,出手就使出“赤砂掌”来!

  丁好礼蓦然一惊,继而一怔,疾忙后退三步,右掌同时扬起,忽然变成一双火红透明手掌,一面大声喝道:

  “你是甚么人,敢冒充本公子的父亲……”

  丁百阳怒笑一声:“畜生!”

  “赤砂掌”乃是。“一城”的独门绝学,旁人自然无法衡量,但如从形色上看去,丁好礼整个手掌火红透澈,而丁百阳仅掌心暗红,似乎儿子的功力,有青出于蓝之势,但这个概念,仅在大家心头一闪而逝!

  但听“砰”然轻震,丁好礼一个身子,已系空飞出一丈开外,口中喷出一口鲜血,他迅速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,纳入口中,强压真气,飞一般朝门外冲去。

  韩倩云见他负伤而逃,也尖叫一声,跟着冲了出去!

  半边老尼急忙叫道:

  “倩云,你快回来!”

  韩倩云边哭边跑,回头道“师傅,不肖徒儿有了身孕,我……只有跟他去了!”

  丁百阳敢情因丁好礼当着大家面前,不仅不承认他老子,而且还敢公然对掌,一张枣红脸气得铁青,身上青袍,兀自波动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