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里长空,一片蔚蓝。

  迎面金盆似的斜阳,照得令人睁不开眼睛。

  底下是茫茫的浮云,真像铺着厚厚一层棉絮,瞧不到山川形势,也隔绝了十丈软红。

  凛烈罡风,吹到身上,几乎耐不住天外奇寒!

  方玉琪和莲儿两人,自从骑上大白、小白,它们就振翅长鸣,扶摇直上,这时候差不多已经飞了快整整一天了。

  两人心中虽然着急,但也无可奈何,茫茫云天,除了自己两人,比翼双飞,什么也看不到,就是连说话罢,声音出口,就被强烈罡风吹散,那想听到什么?

  两头白雕虽飞行又高又快,朝底下瞧去,因为平平整整铺着一层白云,不知道自己飞得多高,是以在心里倒产生了一种安全感,好像距离地面不远,同时也因为金盆似的太阳,迎面照射而来,从而可以想到白雕飞来的方向,向着正西。

  渐渐发现遥远的地方,正有一点白影,缓缓移近。在阳光反照之下,那点白影,幻出瑰丽异彩,五光十色,闪闪发光,好像半空中镶着一粒钻石。

  白影在逐渐扩大,那是两头白雕和它接近了。终于,可以清晰看清,那是一座耸入半天的冰峰,白皑皑的挡在前面!

  寒风越来越浓,方玉琪、莲儿坐在雕背上,也渐渐有点顶受不住。心中只是沉思着,这两头白雕,不知要把自己两人带到什么地方去?白雕飞行速度,渐渐缓了下来,在空中略一盘旋,敛翅往云雾中降落。

  方玉琪低头往下瞧去,只觉云层极厚,瞬息之间,满身都被包没,眼前只是白茫茫的,瞧不见什么,云气落到身上,沾衣欲湿!

  转眼飞落云层,那是一座白玉似的山谷,奇花异草,红紫相间,恍如锦绣堆成一般,奇丽清幽,叹为观止。草地上还有两大三小,五只梅花鹿,正在悠闲地站立。

  两只白雕才一飞下云层,便引吭长鸣,一齐敛翅,徐徐落到草坪中间,蹲在地上,意思好像要两人下来。

  莲儿首先跨下雕背,舒了口气,打量着四周,奇道:“玉哥哥,这是什么地方了啊?”

  方玉琪跟着跳落,正待答话,瞥见左侧林中,飞出两只白鹤,在空中盘旋,它们和白雕好像是多年老友似的,互相嘶鸣。

  两只白雕堪堪等两人跨落地面,一声长鸣,竟然和那林中飞出的白鹤,振翼飞上,冲霄而去!

  方玉琪一时不由大急,连忙高声喊道:“大白……小白……

  快飞回来!”

  但大白小白和两只白鹤,早已飞入云层,去得没了影子。

  莲儿抬头望着天空,急道:“玉哥哥,不知大白、小白,会不会再飞回来?”

  方玉琪搔搔头皮,只好安慰的道:“它们和两只白鹤,好像老朋友似的,我想,只要白鹤飞回来了,大白小白,也一定会跟着回来的。”

  莲儿掠着鬓发,愁形于色的道:“大白,小白要是不飞回来,我们怎么好?这里还不知什么地方,离开桐柏山,一定很远很远了,如何回去呢?”

  方玉琪何尝不忧急,先前只是安慰她的话,给莲儿这么一说,不禁剑眉微皱,沉吟道:“别的也不打紧,只是玄黄教开坛日期,只剩了四天时间,锺老前辈他们,早已动身,我们要是赶不上,才糟糕呢!莲妹,我们就在草地上坐一会吧,看看大白、小白是不是会回来,真要不飞回来,我们就得立即赶下山去!”

  正说之间,忽听有人喝道:“什么人竟敢擅入长春谷来,还不快滚?”

  声音娇婉,仿佛是一个少女的口音。

  方玉琪回头瞧去,只见左侧林中款款走出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女,腰间挂着一支短剑,生得眉清目秀,看去只有十四、五岁光景。

  莲儿没等方玉琪开口,说道:“我们方才骑白雕游玩,因这里好玩,就歇上一歇,等会坐骑回来,自会走的,你凶什么?”

  方玉琪因这座山谷,好像全是白玉生成,谷中又是万花竞放,鹿鹤同游,心中原想定是高人隐居之所,这时眼看这白衣少女,一身打扮,又和琼宫公主手下的云儿霓儿相同,原待问清楚对方来历再说。

  那知莲儿听到对方出言不逊,气忿头上,抢着开口,自己话到口边,只好咽了下去。

  白衣少女给莲儿一说,不由桃腮一绷,叱道:“你们真是不长眼睛,长春谷是什么地方,岂容凡夫俗子,污了仙境……”

  莲儿不待她说完,坐着的身子,一下跳将起来,喝道:“小丫头,你给我住嘴,我们不过骑雕闲飞,偶落此地,暂时歇脚,又没毁了你们一草一木,你居然口出不逊,长春谷又待怎样,我们偏在此不走,看你把我们怎样?”

  白衣少女气得脸上通红,怒道:“好啊,你们真敢在长春谷撒野,真吃了豹子胆啦!”

  回手一按腰间短剑,一道银虹呛然出匣,斜睨着方玉琪、莲儿两人喝道:“你们再不走,姑娘要不客气了!”

  莲儿一下欺到她身前,冷笑道:“长春谷怎样?你要和我动手,还差得远呢!”

  声到人到,伸手就朝她短剑夺去!那白衣少女不知莲儿使的“飘香身法”,会有恁地快速,眼前一花,人已欺到身边,心头一怔,赶忙翻腕削剑。

  莲儿那还容她出手,右手突然加快,一下把她那柄短剑,夺了过来,随手往地上一掷,娇笑道:“我当你有多大本领,原来长春谷也不过如此!”

  白衣少女被她夺去短剑,不由呆得一呆,差点急得要哭,弯腰拾起短剑,退了几步,羞愤的道:“是好的,你就等着瞧!”

  说着,急急从身边取出一面玉碧,“叮”“叮”“叮”一连叩了几下。

  清声才一传出,忽然从林中飞出三条白影,一齐落到少女身边,那是三个服饰年龄和白衣少女仿佛的少女,她们瞧到方玉琪、莲儿两人,方自一怔,其中一个问道:“芳儿,他们是谁?”

  先前那个,敢情就叫芳儿,急急说道:“芬儿,他们到长春谷撒野来的,方才我叫他们出去,他们不但不肯,还和我动了手,快把他们拿下!”

  莲儿冷笑道:“你们长春谷讲不讲理,想倚多为胜?哼,你们就一起上来试试!”

  右边一个叫道:“对,把她拿下!”

  芬儿在四人中,好像年龄较长,她瞧瞧莲儿,挥手道:“好!”

  “呛”“呛”“呛”“呛”!四个白衣少女同时倏地分开,把方玉琪、莲儿两人,围在中间,也同时各自从腰间掣出短剑,芬儿娇声喝道:“你们擅入长春谷,还不束手就缚,真要我们动手吗?”

  方玉琪眼看她们四人服饰、兵刃,全和云儿、霓儿相同,心中更是怀疑,她们会不会也是雪山琼宫中人?心念转动,急忙叫道:“莲妹,你不可造次,她们……”

  莲儿瞧她们布成阵势,把自己两人围在中间,心中更是有气,撇撇樱唇,回头浅笑道:“玉哥哥,你别耽心,我只是教训教训她们,我不会伤她们性命的。”

  说话之间,皓腕一抬,飞起一道青澄澄的剑光,招手道:“你们要动手,还不快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