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待往地上跃去,但回顾之间,瞥见路上又有一行人,向山径上走来!

  这一行共有四人,前面三个,似在边谈边走,远远望去,已可看出武功极高,跟在三人身后的一个,武功就差得甚远,一路都在施展轻功。

  双方距离,逐渐接近,卫天翔凝神一瞧,不由大喜过望,他好像遇上了亲人一般,身形闪电掠出,向三人身前落去,口中叫道:“老伯伯,原来你老人家已经康复了,翔儿正要上衡山去呢!”

  原来这三人中间,除了中间银发披肩,双目如火的老人,自己不识之外,左边一个,正是当日传自己“逆天玄功”,双脚僵化,走火入魔了二十年的修灵君!

  站在他身边的是修罗神姥,三人身后那个青年,却是修无邪。

  卫天翔一身功力,何等精深,此时从树上一掠而下,当真快如闪电,三人微微一怔,只见面前已站着一个丰神俊秀的少年!

  修罗君瞧到卫天翔,不由呵呵笑道:“小娃儿,原来是你,一年不到,你一身功力,居然精深到如此境界,可喜可贺。”

  中间那个银发披肩的瘦小老人,睁着一双火眼,惊奇的道:“修老弟,此子是谁?”

  修罗君得意一笑,忙向卫天翔道:“娃儿,这位是衡山掌门袁长老前辈,你快见过。”

  一面又道:“袁老哥,这位就是兄弟先前和你说过,闯进水帘洞来的卫少侠,武林盟主卫大侠的哲嗣。”

  卫天翔赶忙恭恭敬敬的向袁长老施礼,道:“晚辈卫天翔拜见袁老前辈。”

  袁长老双目精光暴射,盯着卫天翔还礼,一面点头道:“英雄出少年,卫少侠这身功力,慢说年轻一辈,就是当年的卫老弟,恐怕也不过如此了。”

  修罗神姥自从卫天翔现身之后,她手拄朱红鸩杖,一直脸露慈笑的望着这位年轻人,同时她以为自己孙女修玉娴的独自出走,一定是找韦行天和南宫婉去的,此时眼看只有卫天翔一人现身,不见自己孙女和南宫婉同来,正想开口。

  卫天翔早已从怀中掏出“雪参丸”,双手递到修灵君面前,道:“老伯伯,这是‘雪参丸”翔儿没想到你老康复这么快,正想上衡山哩。”

  修灵君听得一怔,继而激动的笑道:“娃儿,‘雪参丸’你从何处得来的?哈哈,真难为你!不过,老夫三月前,蒙袁老哥慨赐‘离火丹’,经百日导火归元,修复玄功。‘雪参丸’功夺造化,练武之人,服了可抵得上二十年功力,得来不易,老夫目前已用不着了,娃儿,你自己留着吧。”

  卫天翔还待再说,修灵君接着笑道:“娃儿,你这番心意,老夫极为感激,目前你且收起来,快跟我们走吧!”

  修罗神姥忽然点头道:“秋娘急着要先行赶来,可能教主已在山下等候多时,我们还是快走才好。”

  卫天翔以前在千面教主总坛,曾听副教主鸩罗婆亲口说过他们三人之间的恩怨,这时听修罗神姥提起秋娘,秋娘不就是鸩罗婆吗?

  原来这三位老人家已经见过面了,敢情几十年的旧嫌,业已冰释,想到这里,心中也不由暗暗替三人高兴。

  袁长老点头道:“不错,时光已经不早了,恐怕不但教主早已在山前等候,就是其他各派,也全已到齐了呢。”

  他说到这里,回头朝卫天翔笑道:“今晚庐山之会,关系重大,卫少侠自然非参加不可。”

  卫天翔从他们口中依稀听出,今晚庐山之会,好像是由千面教主召集的,但方才黔灵神君却明明说是和昆仑武当约斗,这到底是一场,还是两场?

  怎么今天的庐山,会有这许多约会?心中想着,只听修灵君道:“娃儿,咱们快走!”

  卫天翔因自己反正无事,袁长老,修灵君既然这么说了,只好跟着大家,重新向山中走去。

  一会工夫,刚一转过山脚,眼前忽然一亮,只见山前一处广场中,点起无数灯球火把,照得通明,广场四周,都有身穿黑色劲装,脸黑如锅的彪形大汉,抱着鬼头刀布岗,这些人,卫天翔一看就知道正是千面教的手下!

  面山背林,一共放着三排木椅,中间一排十几个坐位,此时只坐着三人,那正是先前赶来的少林方丈智慧大师、泰岳老人、和面垂黑纱的千面教主。

  左边一排,全数空着。右边一排木椅,为首一个,正是千面教副教主鸩罗婆、第二个是鬼见愁陆乘、第三个是灰衲和尚少林寺藏经阁住持智觉大师,第四个身穿青袍的中年人,敢情是翻覆毒手罗渊了。

  他们这一列,全是千面教的紫品护法,奇怪,今晚全没戴上面罩。

  离右边木椅不远,却有八九个人,席地而坐,这些人的身后,不但站着十几个手执鬼头刀的彪形大汉,虎视眈眈,严神戒备,而且还有几个身穿青色劲装,背插兵刃的汉子,站在前面。

  卫天翔目光一转,心头不期蓦地一怔,这些席地而坐的人,正是被千面教掳去,囚在寒冰地穴的人,计有江北大侠阎北辰、开碑手董文奇、毒叟唐炎常、崆峒黑石道人、铁掌仙厉鹗、武夷逸士林大寿、长臂灵猿俞德、七手头陀等人。

  这真是怪事,千面教把这些人都带到庐山来,是为了什么?

  这时一行人业已走近广场,千面教主听说袁长老、修灵君赶到,立即率同副教主鸩罗婆,一起迎了过去,口中说道:“寒门细事,有渎长老亲临,贱妾心实不安。”

  袁长老连连还礼,大笑道:“夫人好说,袁某该说是份内之事。”

  鸩罗婆同时替教主介绍修灵君、修罗神姥,双方互说久仰的话,便把大家让到中间木椅上落坐。

  泰岳老人、智慧大师瞧到袁长老也一齐站了起来,大家谦让了一阵,因袁长老辈份较尊,坐首席,大家依次坐定。

  接着袁长老门下金面二郎杜振宇,过来叩见师傅,原来他以前戴着面罩,才色呈淡金,此时露出本来面目,竟是一个眉宇轩朗的青年!

  袁长老颇为嘉许的点头笑道:“这几年来,你总算不负为师嘱咐,替夫人略效棉薄,此间事了,你就可以跟为师回转衡山去了。”

  金面二郎连连应是。

  卫天翔听得好生奇怪,听口气金面二郎杜振宇在千面教担任金品护法,还是奉袁长老之命行事,那么智觉禅师在千面教任紫品护法,也是少林方丈的意旨?这当真使人难以理解。

  正想之间,忽见从山径上走下四五十个手仗兵刃的汉子,这些人才一下山,便在路侧集结。

  接着又连续走下一群峨嵋门下的道土,和海南五毒教门下二十来个短衣汉子,全站到一起。

  接着是:长白一仙的石鼓仙祝青、赤脚仙瞿雷、铁扇相公文紫宸、蛇居士屈七、七闵五逸的老二洞宫居士邵仁风、邛崃怪叟庞大千、峨嵋灵飞道人。最后一个才是黔灵神君南宫纥。

  这批人才一下山,接着便是昆仑名宿乾坤手陆凤翔、武当太极圈孙皓南、青城简真人、昆仑掌门人清徽道人、武当掌门清贞子、华山掌门梅花道人、少林智能禅师、崂山三手真人李成化、点苍双雁万雨苍、万雨生、云中鹤齐长治、七步连环孙正、陆凤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