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,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,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,回头看去。

  原来这一阵工夫,天杀星翁得奎、寿星寿比南、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,被颀长蒙面人(石东华)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。

 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、雷公雷成章。开路神窦锋、丧门神欧阳琥三人本来不是他的对手,等到万少泉挥剑加入,他剑势和中等身材蒙面人,原是一个路子,(中等身材蒙面人即是万镇河)两人剑势开阀,可以互相配合,自然更加把三人逼落了下风。

  接着矮胖蒙面人(觉慧上人)扑到,他劈出来的记记都是少林内家重手法“金刚掌”,掌势如巨浪拍岸,巨斧开山,第一掌出手,就把他鼠隗七一人震飞出去。

  门神沙老三、山魈竹老四以掌功擅长,但他们旁门来技,在江湖上固可称雄一时,一旦遇上了觉慧上人连续劈出的佛门金刚掌,就小巫遇见了大巫,不堪一击。

  他鼠隗七只是以轻功见长,遇上这等势如雷霆的掌势,他的武功就一点不管用了,只是仗着轻功东闪西躲,根本没有一记还得上手。

  司马纶眼看着九人已呈不支之象,他自然不好再出手了,但就在这一瞬间,突觉一阵头晕,眼前人影忽然模糊,天旋地转起来,心中明白,自己是受了毒郎中之愚,身中之毒,根本未解,人已砰然跌坐下去。

  毒郎中微微一笑,挥手道:“把他们全都拿下了。”

  他左手一挥,通臂猿侯椿年、琵琶手鄢茂元、申一绝、慕容新四人率同八名黑衣独臂大汉一齐冲了上去。

  那以天机星为首的九个十二煞神早已呈现败象,再加上这些人加入战团,自然很快就手到擒来。

  通臂猿侯椿年左手一探,就抓住了寿比南后心,往地上一摔,他身后两个黑衣汉子立即一把撒在地上,迅快把一粒药丸塞在口中。

  他们虽然只剩下一条左手,动作异常敏捷,尤其塞入药丸之际,身子微侧,遮住了众人视线,没有人会想到独臂帮的手下帮勇,会在此时给擒住的人眼下毒药。

  琵琶手鄢茂元也在此时擒下了雷公雷成章、申一绝、慕容新二人也一连擒住了地鼠隗七、开路神窦锋。

  四个煞神一被拿下,其余五人情形支绌,天杀星翁得奎一支铁笔被颀长蒙面人一剑震飞,琵琶手鄢茂元和申一绝双双扑上,鄢茂元一记“琵琶手”击中右肩,申一绝五指箕张一把抓住了他左手,很快把他制住。

  天机星睹状大惊,要待救援!

  通臂猿侯椿年左臂轻舒,一把抓住他后领,右足膝盖猛地撞在他腰上,也擒了过去。矮胖蒙面人呼吁劈出两掌,门神沙老三赶快往右躲避。

  申一绝阴笑一声道:“这是你凑上来的了。”

  鬼爪如风,一下点了他左肋穴道,有足轻轻一勾,门神一个高大身躯,登时砰然倒了下去,被两个独臂帮帮勇伸手按住。

  接着山魈竹老四也被万少泉剑尖点上咽喉,慕容新趁机一指制住了穴道。

  剩下一个丧门神欧阳琥,有如丧家之犬,挥舞丧门剑,要想突围冲出,被中等身材蒙面人飞起一脚踢中有腕,阔剑“当”一声,跌落地上。

  琵琶手鄢茂元一跃而上,左臂伸出,一下夹住他头颈,两个帮勇迅忙外上,把他制住。

  不过盏茶工夫,九个煞神悉被拿下。

  万少泉长剑横购,朝毒郎中走去,道:“现在十二煞神业已全被你手下制住了,你既是一帮之主,就该言而有信,交出解药来了。”

  “万少在主说得极是。”毒郎中阴沉一笑道:“不过万少庄主总该知道在下率众进入古墓来的目的吧?”

  万少泉道:“你有何目的,与我并无关系。”

  “话不是这样说。”

  毒郎中徐徐说道:“敝帮崛起江湖,为时尚浅,不但与各大门派无法抗衡,就是和她们青衣帮也是众寡不敌,自然很难在江湖,开帮立派,第一个就需要金钱,就是开门七件事,莫非银钱不可,在下领他们进入古墓,不想独吞,至少也要分个几成。

  目前,喏,喏,少庄主请看,这里除了九华、少林。武当、茅山、和少庄主的黄山各派高人之外,另外还有全师进入古墓的青衣帮这许多高手在场,敝帮论武功、人数、都不足和诸位为敌,在下当日把令尊、石大先生、觉慧大师、冷道长、沈老英雄五位请来,在下并无丝毫不敬之处,只是想仰仗五位虎威,助我一臂。现在是否可请万少庄主再稍待片刻,且等出了古墓,在下定奉上解药,把今尊等五位交与诸位,咱们各走各的,总可以吧?”

  他说的虽然强词夺理,却也有他的理由。

  在古墓中若是交出解药,让石大先生、万镇河、觉慧上人等五人清醒过来,他独臂帮这点人手,当真一个也莫想活着出去了。

  万少泉怒声道:“这么说,阁下是不肯放人,不肯交出解药了?”

  毒郎中苦笑道:“在下交出解药,放了这五位,敝帮的人莫说入宝山空手而回,只怕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古墓,这一点万少在主也一定想得到,在下说过出了古墓放人决不食言。”

  万少泉道:“你说的话,有谁能信?”

  毒郎中阴沉一笑道:“万少庄主不信也只好信我一回了。”

  万少泉怒声道: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

  毒郎中阴哼道:“在这古墓之中,万少在主不答应,那也由不得你了。”

  万少泉右手一抬,长剑朝指,道:“你我相去不过三尺,你再说一个不字,我先要你饮剑而亡。”

  毒郎中右手一抬,大笑道:“你倒试试看。”

  万少泉怒极,喝了声:“好!”

  嘶的一声,长剑朝前刺出。

  他剑才刺到一半,只见中等身材蒙面人从旁闪出,“当”的一声架开了他的剑势,还把他一支长剑震得直荡开去。

  万少泉眼看爹忽然出手,心头一惊,急忙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大通禅师眼见师叔被迷住了心神,投鼠忌器,只得口喧佛号,走上一步,合十道:“万少施主,阎施主说的是实情,咱们原是救人来的,既然阎施主答应出了古墓,交药救人,急也不在一时,咱们就等他出了古墓放人吧。”

  毒郎中阴森一笑道:“大师说得极是,敝帮既要在江湖立足,自然不敢开罪各大门派,再说万少庄主认为在下说的不足信,那更简单,待会出了古墓,在下若再不放人,凭在下这些人,能是大师诸位的对手么?”

  茅山葛清玄道:“但愿你言而有信。”

  毒郎中苦笑道:“在下若是言而无信,今后还能在江湖立足么?”

  况公权道:“好,咱们就相信你一次。”

  ***

  尹剑青冲进石门,脚下不由自主打了一个踉跄!艾青青回过身来关切的问道:“大哥,要不要我扶着你走?”

  尹剑育道:“不用,我自己会走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