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,出手快速绝伦,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,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,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,对方不易攻得进来,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,四面巨浪滔天,风雨飘摇,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,自然十分吃力。

  这样一攻一拒,双方又僵持了一刻工夫之久,欢喜法王已是渐渐不耐,口中洪笑一道:

  “道兄再接贫僧三掌试试!”

  笑声未落,突然双掌一收,脚下后退半步,两手一拍,又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之声!

  紫云道长忽见对方无故后撤,急忙举目瞧去,只见欢喜法王高举双手,一双蒲扇大的手掌,在这瞬息之间,几乎粗胀了一倍,掌指隐泛金光,大步逼来,心头不由猛吃一惊,暗道:“金刚大手印!”

  急忙凝神聚气,振腕一抡,长剑嘶风,连续劈出了三剑,这三剑剑光绵密,幻起一片光幕,紧护全身。

  “哈哈!”

  欢喜法王狂笑声中,右掌在前,左掌在后,朝他剑光中直劈过来!

  “铛!”“铛!”两声金铁狂震,他手掌竟然比铁板还要紧硬,击在剑上,直把紫云道长连剑带人震退了五步之多,一片护身剑网,也全被震散!

  欢喜法王大笑道:“还有一掌!”

  金黄右掌凌空扬处,又是一掌劈击过来。

  紫云道长连退了五步,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,一见对方又举掌劈来,心头大吃一惊,急忙举剑,一剑横扫出去。

  “铛!”又是一声金铁大震,紫云道长长剑虽未脱手,但觉肩头被一股强猛力道扫上,如中巨杵,一个人踉跄连退。

  这真是快速已极之事,步真子、玉真子一看师叔负伤,双双从旁掠出。

  欢喜法王却因他七把金刀被卓少华“穿云箭”所破,怒哼一声,凌空朝卓少华面前飞落。

  却说欢喜法王抢手一掌朝卓少华迎面击来!

  卓少华朗笑一声:“在下正想领教。”

  右手一抬,正待凝功击出!

  突见人影闪动,一下抢上两个人来,大声道:“卓少侠请退,让咱们两个来会会他!”

  这抢出来的两人,正是擅长掌功的血手煞神田无忌和翻天印陆浩!

  欢喜法王双目一注,竟然右手一抬,把劈出的掌力,收了回去,目中精芒闪动,瞥了两人一眼,徐徐问道:

  “尔两人叫什么名字?”

  血手煞神田无忌右手一伸,一只手掌登时腥红似血,冷声道:“咱叫血手煞神田无忌便是。”

  翻天印陆浩同样右掌伸出,掌指白得没有一点血色,接口道:“咱叫翻天印陆浩。”

  欢喜法王朝两人手掌看了一眼,点头道:“血手印,翻天印。”

  田无忌道:“咱们可以和你大和尚对上几掌吧?”

  欢喜法王仰天洪笑道:“就凭你们两个这点火候,敢来跟佛爷叫阵了么?”

  翻天手吉鸿飞和翻天印陆浩,同出崆峒门下,练的也是“翻天印”,闻言大笑道:“那就再加一个在下好了。”

  他话声甫落,只听厅外有人接口道:“不够的话,再加一个雷某。”

  接着又有一人接口道:“还有孟某。”

  随着话声走进来的是淮南鹰爪门掌门人雷东平,和孟氏三雄的老大孟居礼。

  这两人的出现,大家就知道第五批的人已经赶到了,但进来的只有雷东平和孟居礼,可见其余的人均在外面了。(第五批是由石开天领头,计有孟氏三雄、陆鸿藻、刘寄生、雷东平、邵竹君、冯子材等九人)。

  他们两人的突然出现,是因雷东平精擅“大力鹰爪功”,孟居礼精擅“龙爪手”,都是徒手搏斗中,别具威力的功夫,是以抢着进来,要会会使掌的欢喜法王。

  随着两人身后走进来的还有一个,那是武功门掌门人陆鸿藻,武功门以“百步神拳”驰誉江湖,但他却没开口,只是随着两人身后走入。

  这分明是三人计议好的“百步神拳”,施展出来,最具威力的距离,约在十步左右,(百步当然是夸张之词)

  两人(雷东平、孟居礼)参加战团,他就不用参加,觑空可以施展“百步神拳”,使敌不备,措手不及,才能克敌。

  欢喜法王大笑道:“看来你们都是使掌的了?”

  吉鸿飞道:“不错。”

  欢喜法王道:“好极,佛爷和人动手,多多益善,你们上吧!”

  血手煞神田无忌回头一笑道:“咱们那就不用客气了!”

  五人(田无忌、陆浩、吉鸿飞、雷东平、孟居礼)下场之时,早就分别围着欢喜法王四周,占了五行方位,陆鸿藻则站在和欢喜法王八九步距离,凝神以待。

  田无忌话声方落,突然一个仆步,矮身欺进,一下到了欢喜法王左侧,一只腥红如血的手掌,疾快无伦,由下翻起,朝对方腰胁挥去。

  其余四人,早就各自凝足了功力,等待时机,在田无忌话声出口之际,几乎是同时出手,朝欢喜法王急袭过去。

  这刹那之间,血手印、翻天印、大力鹰爪功、龙爪手一起出笼,掌风、爪影,交汇成一道无比的巨流,罡风迥旋,劲气飞卷,声势之盛,当真凌厉之极!

  “哈哈哈!”

  欢喜法王口中发出一声洪钟的长笑,双呈金黄的手掌,凝聚了“金刚大印手”神功,双手一合,同时发出像两块铁板拍击般的金铁之声,再双手一开,朝攻来的五人横挥出去。

  五人知他功力深厚,不愿和他硬接,但因五人站的五行方位,并不在一起,你掌势扫到之时,第一个人立时跃退,但等你掌风扫过,他却又一退即上,抡掌便攻,五个人依次跃退,这一掌岂非白扫了?

  尤其在第一个人跃退之时,露出了空隙,站在外围的陆鸿藻就趁机发出一记“百步神拳”,一团拳风,乘隙而入,击向欢喜法王的右胁。

  这第一招上,欢喜法王根本没占上半点便宜!

  要知他练的虽是“大手印”中最厉害的“金刚大手印”;但田无忌的“血手印”,陆浩、吉鸿飞的“翻天印”也同属于“大手印”功夫,各有所长,虽然欢喜法土的功夫比他们要深厚得多,也不无顾虑!

  何况雷东平的“大力鹰爪功”和孟居礼的“龙爪手”,也是武林一绝,陆鸿藻的“百步神拳”,专震内腑,为外门横练功夫的克星,这几个人凑在一起,此进彼退,任欢喜法王功力盖世,也大伤脑筋,双掌挥舞,不时发出金铁击撞之声,不但伤不了对方一人,有时几乎还被闹得手忙脚乱,应接不暇!

  古瑶仙被顾总管激怒,口中一声清叱,身形一个急旋,长剑连挥三挥,一道剑光像匹练般飞起,化作数丈长虹,绕着顾总管飞旋而来,一丈方圆全被她剑光所笼罩。

  顾总管自然知道厉害,口中狂喝一声,运起全身功力,挥动长剑,拼命攻拒,但是,她的剑上造诣差人家太多,对方剑势像铁桶般把她裹在里面,你就像壅中之鳖,左冲右突,还是休想冲得开人家剑幕半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