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三英率同自少游、白元亮和八名中年剑士迅快走到白骨神君身后站停下来。高步云、杜浩然、宋天寿等人也纷纷向中间围了上来!

  史紫丹猝然问道:

  “怎么?所有的人,都被他们制服了吗?”

  桃花女娇声道:“不要紧,还有贱妾呢!”

  话声未已,突听四声惊“啊”,和一声蓬然大震同时响起!

  原来和四名宫装侍女缠斗已久的史琬、蓝如凤两人,一直被上下左右飞舞的四盏宫灯围在中间,不胜也不败,好像是被困住了一般!

  直到各大门派的人纷纷得手,朝史紫丹围了上去,史琬、蓝如凤两支长剑也在此时剑光突然暴长,这回两人真正联上了手,两支长剑划出一片剑光,不攻人而攻灯,剑光连闪,快若掣电,砍向挑灯细竿之上,把四盏宫灯一齐斩落到地上。

  因她们发剑动作如一,故而被砍落的四盏宫灯,也很整齐的落到一起,蓝如凤更不怠慢,左手扬起,飞快的投出两颗东西,第一颗黑色的似是火药,和灯焰一触,立即蓬然一声,化作一蓬熊熊火焰。

  第二颗黄色的极像是雄黄精,因为火焰乍起,就发出极其浓馥触鼻的雄黄气味!

  四名宫装侍女又急又怒,一声娇叱,各自挥动短剑,正待朝两人扑攻上去!

  只听桃花女娇声道:“你们回来。”

  四名宫装侍女舍了史、蓝两人,急速后退。

  史琬和蓝如凤是听了贾老二的嘱咐,主要任务就是要毁去她们(四名宫装侍女)的四盏宫灯。

  先前一直没有下手,是因为大家正在混战之中,一旦毁去宫灯,触怒了桃花女,恐两人不是她的对手。

  此时大家都已围了上来,桃花女纵然出手,也不用怕了。宫灯一毁,史琬、蓝如凤就双双后退,和宋天寿、闻天声等人会合在一起。

  桃花女脸色铁青,两道杀气毕露的眼神,直向史琬、蓝如凤两人射来,冷冷一笑道:

  “两个小丫头?哼,就算你们破了我四盏宫灯,毁了我桃花毒雾,你们就能稳占胜算吗?”

  一面回头朝史紫丹道:“史神君,你还等什么呢?”

  史紫丹凝声道:“老夫的无敌营就可以到了。”

  只见贾老二双手抱着一坛陈酒,脚下踉踉跄跄的从厅外走了进来,嘻的笑道:

  “回史神君,他们都喝醉了,不会再来了。”

  史紫丹嗔目喝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贾老二醉态可掬,尖声笑道:

  “小老儿刚才就是从无敌营来的,为了庆祝史神君当选盟主,要他们每人乾了三杯。嘻嘻,只是小小的三杯,他们居然东倒西歪,烂醉如泥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”史紫丹怒极,“你”字还没说完,突然舍了徐少华,声音摇曳,一个人化作一道白光,朝贾老二激射过去!

  贾老二骇然道:

  “那几坛酒里的千日醉,也是小老儿奉你老之命才放下去的剑光劈落,付卜的一声,把贾老二抱着的酒坛劈成两半,登时酒香四溢,倾倒一地,但抱酒坛的贾老二,却已不知去向?

  史紫丹突然厉声道:“好!”

  身形突然朝上拔起三丈多高,挥手一剑朝一根横梁上砍去,但听“当”的一声大响,陡然间有如天动地摇,整个大厅起了一阵颤动,大家但觉眼前一暗,大门已在震动之际,砰然阖起!

  闻天声大喝一声:“少华,不要让老贼跑了!”

  右手抬处,凌空一掌,朝史紫丹拍去。

  史紫丹身在空中,厉笑道:

  “老夫要把你们一起消灭于此,岂会逃走?”

  笑声中,一道剑光闪电般迎着掌风劈落!

  这一记势道极猛,但见匹练般的剑光极速,宋天寿、杜浩然、丁药师,和相距还有丈许远近的高步云、竺天生、陆子惕、祝士谔等人看出情形不对,不约而同,挥剑而起,朝上迎击。

  站在他对面的徐少华更不怠慢,身形嗅的一声凌空拔起,秋水寒横扫过去。

  “唷,你们仗着人多,也不看看还有我呢!”

  桃花女话声说得娇柔,但一道人影随身拔起,再一个筋斗,头下脚上,剑光乍现,剑先人后,朝众人扫来!

  这几方面差不多同时发动,但徐少华施展昆仑“云龙身法”,身形较快,史紫丹早就料到徐少华会抢先攻来,口中沉笑一声,功运左手,暗藏不发,直等呛的一声,双剑交击,他乘机下落!

  有意从徐少华身边掠过,左手才骤然疾吐,“砰”的一声,一只乌黑有光的手掌,比平日几乎胀大了一倍有奇,端端正正击在徐少华的后心!

  徐少华剑上功力原没有他的深厚,双剑交击,已觉真气受到震动,这一掌被他击中后心,但觉眼前一黑,一个人被震得直跌出去!

  “黑手印!”乙老人家目射xx精芒,沉声道:

  “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!”

  徐少华一下落到地上,就被凌空飞来的贾老二双手轻轻一托,接个正着,然后落到地上,”急急说道:“少庄主,你没事吧!”

  徐少华虽然练成“太清心法”,但总究功力尚浅,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说道:“我没什么。”

  “不对。”贾老二吃了一惊,说道:

  “你被他‘黑手印’震伤内腑,快坐下来调息运功!”

  “黑手印?”徐少华突然双目激动的道:“原来……我爹是他……杀害的……”

  再说桃花女剑先人后,凌空横扫而下的一剑,居然剑气迸发,光芒奇亮耀目!

  但听一阵锵锵剑鸣,宋天寿、杜浩然等七支长剑经她剑光扫过,只觉手上一轻,剑身已被齐中削断。

  原来她手上也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!

  大家猛然一惊,急急后退,已是迟了半步,有的肩头中剑,有的胁下被划破一道血口,反正七个人没有一个不负伤的。

  而且负伤的人,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剑是如何被刺中的?因为对方除了削断自己长剑的一剑之外,根本就没有发过第二剑。

  白骨神君清癯的脸上,不禁神色微动,凛然道:

  “九指圣母的‘天残魔剑’!”

  桃花女已经回到地上,依然傍着史紫丹身边而立,媚笑道:

  “白骨神君果然有点眼光,这就是史神君要把大门关起来的理由了。”

  白骨神君洪笑道:

  “就凭你们两个能把所有的人赶尽杀绝吗?”

  “白神君不信?”桃花女格的笑道:

  “这七个人每人中了奴家一剑,已经活不过三个时辰……”

  徐少华想到当日爹胸口的黑色掌印,最先怀疑“黑沙掌”,后来怀疑“毒煞掌”,结果竟会是史紫丹的“黑手印”!

  父仇不共戴天,他哪肯坐下来运功调息,强压着一口真气,切齿道:

  “我不用运功,今天非手刃了老贼不可!”大步朝史紫丹走去,嗔目喝道:

  “史紫丹,我爹是不是你害死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