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这八名花女,乃是“百花剑阵”中“内八门”的门主,武功剑术,都是百中挑一之选,此次浣花夫人算准黑煞游龙会带着范少华到春香谷来,才特地命这八人随行,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黑煞游龙而准备。

  这又该从“百花大阵”说起,“百花大阵”合八卦五行奇门之学,阵势共分三层,外层有十二道门户,称为“十二花门”,由十二组花女组合而成,中层为“内八门”,按八卦方位而设,中枢又缩为“中五门”,暗合五行生克,这是大概的情形,后文自有交待。

  这八名花女,列阵而上,就是一个小型的“百花大阵”,本来各按方位而立,但一经移动,阵势就向中央逼了拢来:

  但见衣袂飘风,人影闪动,这一拨四剑齐发,一攻即退,去了左边,却从右边又攻来四剑,补上了四个,十六支长剑,轮流抢攻,汇成一片剑网,前后左右,行列变化,使人看的眼花缀乱。

  不仅如此,这八人使出来的剑阵,并非是抢攻一招,便行退去,她们施展的是整套“百花剑法”,前一拨和后一拨,招式衔接,连绵不断,有如一人使出来的一般。

  黑煞游龙被自在阵中,既有龙姑婆、铁姑婆两人联手,抢攻于内,复有八名花女往来游走,抢攻于外,任你武功再高,在这样内外交攻之下,也有左右支继,难以应付之感。

  黑煞游龙奋起神威,才剧战了二十来招,便已感到大大的不妙,一支铁箫使的再凌厉,也总只有一支,既要应付面前两个强敌,又要封拆从四面八方攻来的十六支长剑,委实到了无法克服的境界。

  就在此时,那跌坐运功的凌道人,突然睁开双目,站了起来,迅速扫了一眼,就大喝一声:“恩公,贫道助你一臂!”

  “锵”的一声,亮出背上长剑,双足一顿,剑如匹练,直向剑阵中冲去!

  站着观战的锦袍公子伸手一指:“截住他!”

  喝声方出,他身边两灰衫长髯老者,腾身掠起,直向凌道人身后追去。

  薛珠儿那还犹豫,长剑一,摆,纵身蹿出,喝道:

  “你们给我站住。”

  锦袍公子身形一动,已然逼到薛珠儿面前,大笑道:“本公子不屑和你动手,你乖乖的给我站着。”

  薛珠儿怒哼一声,叱道:

  “你给我滚开。”

  左手五指连弹,“多罗指功”一记劲急指风,迎面直射过去。

  锦袍公子急忙身形一侧,避开指风,冷笑

  道:“好小子,看不出你倒有些门道!”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对金圈。

 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,就在那两个灰衫长髯老者扑起的同时,忽然间,响起一声清脆的玉哨!

  薛珠儿回眼瞧去,那吹哨的正是湘云,心头薇禁大急,暗道:

  “莫非他们还有后援?”

  心念方动,瞥见树梢间五条人影,捷如飞鸟,一闪而下,拦住了两个灰衫长髯老者,一声不作,动起手来。

  这可把薛珠几瞧的大奇,心想:“湘云哨声引来的五人,怎会反而帮起自己这边来了!”

  锦袍公子金圈一挥,幻化出无数金光流转的图影,朗声喝道:

  “小子,你小心了!”

  薛珠儿无暇多想,冷笑一声,长剑起处,剑尖飞幻出三缕精光,朝锦袍公子金圈削去,她虽和对方动上了手,但一方面依然留意四外动静。

  这时玉扇郎君韩奎,千手如来唐镇乾也各自掣出兵刃,相继朝树梢飞来的五人扑去。

  凌道人剑挟雷霆,一下冲入剑阵,黑煞游龙但觉压力忽然减轻,登时大喝一声,右手铁萧疾抡,左手“大罗手”猛劈而出。

  叵耐八名花女,此进彼退,“大罗手”纵然威力无匹,但对游走不定的人,也无法发挥,一股强劲罡风,只是从她们进退的空隙之间掠过。

  八名花女配合龙姑婆、铁姑婆的攻势,双剑齐举,刹那之间,剑势如火树银花,爆了开来,奇正相生,虚实相辅,从四面八方向中间攻到。

  黑煞游龙和凌道人挥动箫剑全力攻拒,也只能挡住她们的锐利攻击,无法突破剑阵。

  这一段话,说来较长,实则都是同一时候发生的事,这时但听浣花夫人厉声喝道:“湘云,你敢勾结外人,背叛浣花宫?”

  湘云睁着一双剪水双瞳,一直在注视着浣花夫人和范少华的战况,显出十分关切之色,连口中含的玉哨,还未取下,闻言不觉淡淡一笑,偏头道:“我不是湘云。”

  浣花夫人怒声道:“贱婢,你是什么人?”

  湘云冷笑道:“你要问湘云,还是问我?要问湘云,我可告诉你,早在今年四月十九以前,和盘说出你浣花宫的秘密之后,畏罪投浣花溪而死,至于要问我是谁么?”在你临死以前,总归会让你知道的。”

  浣花夫人气得浑身颤动,厉笑道:

  “很好,等我料理了姓范的小子,谅你也跑不了的。”

  她盛怒之下,杀机陡炽,右腕一震,“嗡”,的一声,剑光陡然大盛、一支长剑幻化出千百朵银花,漫天匝地,朝范少华席卷过去

  这片银花,发如波涛汹涌,生生不息,一旦被它圈入光幢之下,怕不立被乱剑分尸,扎上千百道剑孔?这正是浣花宫“百花剑法”中最厉害的一招绝学“百花争艳”?

  尤其是浣花夫人手中使出,更是凌厉,武林中可说从无人见过这一招剑法,也从无人能在这一招剑法下保得住性命。

  范少华当日曾在百花谷中看见过花女表演的“百花剑法”,已是遍地银花,叹为观止,但和此刻浣花夫人相比,漫天花雨,又有天渊之别。

  一时但觉身前身后,满眼都是一圈圈的银花,别说举箫封架,就连一丝空隙,可容自己立足之地也没有,剑花未到,嘶嘶寒气,已然直逼肌肤而来!

  心头大为凛骇,无暇多想,也无法施展任何招式,足以护身,猛一咬牙,口中大喝一声,不管东西南北,振腕一萧,朝前点出!

  这真是说时迟,那时快,范少华这一记怪招,堪堪点出,也正是浣花夫人一招“百花争艳”,发挥到最具杀伤威力的时候!

  突然间,但听“锵”的一声,漫天银花,倏然全灭,浣花夫人手上一柄长剑,已经齐柄折断!

  就在此时,范少华的一点箫影,快如流星“仆”的一声,不偏不倚,点在浣花夫人胁下“章门穴”上。

  浣花夫人轻呕一声,上身摇晃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,突然,身如勉影,一晃而至,举手一掌,朝范少华当胸拍到。

  这一掌,势如电闪,来的悄无声息,使人目不暇接。

  湘云惊叫道:“你小心!”

  范少华在她“百花剑法”之下封解无力,漫无目标,胡乱使出这式怪招来,那知这一招,居然百试百灵,连浣花夫人这等高手,也会被自己一击而中,他惊魂甫定,方自一喜之际,瞥见自己面前有一双织织手影,闪了一闪,心头大吃一惊,急忙举手封架,那知封了个空,素手倏然不见,自己的胸口只觉被人轻轻拍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