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桃花源,在武陵山脉之中。

 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!

 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,辟出了百亩广场,背山面水,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,广约数亩的木台,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,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:“太阴教开坛大典”。

 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之外,左右两亭成品字型有两座观礼台,同样张灯结彩,但只是比地面略高,铺以木板,放了十几排木椅。

  观礼台前面一排,是黄缎披的太师椅,每一张太师椅旁,都有一个茶几,这是“贵宾席”,只有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才有资格。贵宾席后面一排,则是“来宾席”,用红缎披的木椅,是各大门派地位稍次于掌门人的席位。后面十排仅是木椅,没有红披,那是各门各派随从弟子的席位了。

  太阴教开坛大典没设在古桃花源里面,那是不愿外人到他们根本重地的太阴宫去,这样才能保持太阴宫的神秘。

  九月十五日——太阴教开坛大典的正日。

  是日也,秋高气爽,天色晴朗!

  时间还不到午牌时光,桃林间百亩广场上,已是人山人海,到处一片交谈寒暄之声,这些来自大江南北的武林人士都是闻风赶来,旨在观光,没有请柬,自然也没有资格坐到观礼台上去了。

  现在各大门派的人也陆续到了!

  最先入场的是少林寺方丈百了大师、罗汉堂主持百忍大师、戒律堂主持百善大师,和八名手持镔铁禅杖、腰佩戒刀的灰衲僧人。这一行人刚一入场,立即有一名身穿宫装的女子,右手高举大红纸上面写着“请”字的木牌前导,领入右首观礼台。

  接着是武当掌教玉虚子、玉灵子二和八名蓝袍佩剑道人、灵运道人、灵光道人和八名身穿青布道袍的道人。

  长白派掌门人雪地神雕张广才和三个门人。

  接着是威镇长江的龙门帮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批了!帮主东海龙王公孙敖陪同崆峒派掌门人万倬云,终南派掌门人终南老人叶南山、峨嵋派掌门人古月道长等人走在前面,稍后是南坛坛主霹雳掌尉迟炯、西坛坛主秃龙万三胜、北坛坛主满天飞花宋伯通、中坛代理坛主罗慕贤、四坛四位副坛主,八名香主和三十六名一身青色劲装的武士。

  稍后是两个身穿黑衣的僧人,同样面如黄腊,骨瘦如柴,这两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,是以认识他们的人也不多,但这两人却是从五台山铁佛寺来的大颠、大顽。五台山铁佛寺,在武林中名头不在少林寺之下。

  这一批人,全由宫装女子领入右首的观礼台,现在已经依次坐下,几名宫装女子正忙着沏上茶水。

  站在广场上的武林人士心中不禁纳罕,九大门派和龙门帮的人都被延入右首观礼台,那么在左首观礼台,不知又会是何方神圣?但这一问题,立即就有了答案!

  看,不是正有一行人鱼贯进入左首观礼台去了吗?走在最前的是一个头戴道帽,身穿灰布道袍的道人,他,正是太阴宫总护法冒充洪山道士的天山一魔,但除了少数人知道他是天山一魔之外,大家仍然把他当作托塔天王王公直哩!

  因此广场上江湖群雄看到洪山道士,立即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,有人低声说着:“看,他就是自称洪山道士的托塔天王王大侠,如今担任了太阴教的总护法!”

  紧随洪山道士身后的是一双青年男女,男的身穿青衫,腰悬长剑,生得玉面朱唇、剑眉星目、丰神朗逸。女的身穿紫色衣裙,生得柳眉杏眼,瑶鼻樱唇,娇柔清丽,真是天生一对!

  他们就是因母亲被桃花女劫持,跟随洪山道士前来的南振岳和艾如瑗!(叶蕴如假扮的)艾如瑗是太阴宫主桃花女门下的五弟子,她逃出太阴宫,即是背师叛教,还是总护法洪山道士向宫主一力承担,让她和南振岳一起担任自己助理,当然也可能已被迷失了神志。

  南振岳艾如瑗后面,是一个身穿古铜团花缎袍的白胖老人,他是副总护法琴魔杨天随,神色显得有些木然,他身后还跟着一批人,计有少林闯尊者、武当玉真子、衡山神猿剑客纪啸天、峨嵋八臂苍猿陆东干、崆峒佟飞虹、枯竹老人、还有三十几名老少不等的人,在场群雄有识有不识,但都是近几年来在江湖上失踪的各地知名之士。

  这一批人进入左首观礼台之后,接着第二批人也入场了!

 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满头白发,圆腮尖嘴的瘦小黑衣老妪,你莫看她个子瘦小,虽在大白天太阳普照之下,她一双眼神绿光如电,森寒得慑人!

  她正是凶名久着,连九大门派都招惹不起的黑风婆,太阴宫首席副总护法。身后是一个秀发披肩,面目姣好的黄衣少女,她是太阴宫主门下的二弟子易如冰,她如今是太阴宫对外发号施令的五福堂的主持人。(五福堂本来由大弟子宫如玉主持的,宫如玉叛离之后,才由易如冰接任)接着是派驻在五福堂的申公豹、(目光阴隼的黑袍老者)火千里、(瘦小绿衣老叟)(这两人业已伏诛,那自然是由人顶替的了)最后是五福堂的一干护法,(五福堂护法虽然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,一方雄主,但和逍遥宫的护法相比,地位就差得多了)约有三四十人之多。

  接着是由两个浑身长着茸茸黑毛,腰围豹皮的赤膊大汉抬着的一乘藤兜,上面端坐一个白脸黄髭,四十出头的人,只见他头戴玉冠,脚登玉屐,身穿一件半长不长金光闪闪的锦袍,正是名震武林,现任太阴宫副总护法的千毒谷主司无忌。

  藤兜后面紧跟着他门下徭山五毒,他们一身衣服上都有着鲜明标记,胸前绣一条金色蜈蚣的是五毒之首金蜈蚣常今人、胸绣白蟾蜍的是老二玉蟾蜍柳乘风、绣赤火练的是老三独角赤练任长苗、绣黑蜘蛛的是老四飞天蜘蛛姜得功、另一个身材苗条的黑衣女子,胸前用白线描空绣了一只蝎子,是老五黑寡妇步多娇。(黑寡妇是苗疆毒蝎子的名字,人家步姑娘可是娇滴滴的黄花大闺女)这些人相继进入左首观礼台落坐之后,正面高台上也开始有了动静!

  台上,靠北首是一片黄绫帷幕,中间放一张虎皮交椅。

  前面是一张横案,案上是一对白银烛台,中间放一只古铜香炉,这是太阴教成立大典中祷告天地用的。

  现在台上俏生生走出两名身穿鹅黄衣裙,长发披肩,腰佩长剑的女子,她们一张娇靥上,今天似是经过刻意修饰,蛾眉淡扫,薄粉轻施,绛唇轻点,更显得美艳如花,娇丽动人:她们正是太阴宫主桃花女成碧君门下三弟子任如川,四弟子杜如兰,两人走到高台左右两边,便自站停下来。只要看她们鼓腾腾的胸脯,左边各自别了一条大红金字的绸签,就可知道两人的职司应该是“赞礼”了。(赞礼即是司仪)大家都可以想得到,两名赞礼的人已经各自就位,大典自然也即将开始了!

  时间渐渐接近正午!

  三弟子任如川身子一挺,面向台前,娇声呖呖的道:“太阴教开坛大典,典礼开始!”

  亏她一个年轻姑娘家,这两句话居然以内力送出,全场清晰可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