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场正面关帝庙大门敞开,门内连续响起九声金钟,钟声还在悠扬的响看,从大门中,已经有人排成了两行,面情肃穆的迎了出来。

  走在最前面的是二十四名一身青衣劲装,手握连鞘长剑的武士。

  稍后则是七名一身灰衣,面目森冷的老者,他们正是北岭七凶。

  接着是春雨、秋霜也一身劲装,腰横长剑,两婢之后是一身青衫的管练霞,她已改扮成书生模样,腰间也挂了一支长剑。

  这情形,极明显北岭七凶已归她统率。北岭七凶是三灵门护法,管练霞现在是总护法的身份了。

  最后才是三灵门三位门主天狐、地龙、癞虾蟆。

  这时九毒门的人,也刚登上了山岭。昊天、阳天、赤天、朱天、成天、幽天、玄天、鸾天八门门主,已在广场对面面向牌楼,分左右雁翅般列队。

  最后是一辆双金辇,快到牌楼前面,便自停住,前面的两匹马已由两名驾车驾士牵着退下。金辇杏黄帐门开处,里面端坐着浓眉如雪、鹤发童颜的九毒尊者。

  他边上侍立的则是和九毒尊者名虽师徒,实同璧人,妖娆多姿的九毒观音秦妙香。

  双方主脑人物出场,时间配合得恰到好处,天狐、地龙、癞虾蟆罢跨出大门,金辇上帐门也适时卷起!

  天狐一手捻须,发出朗朗大笑道:“尊者重出江湖,重立九毒门,和咱们兄弟创立三灵门,应该井水不犯河水,尊者今日居然倾巢出动,仗着奇毒,连闯三关,毒毙本门弟子三四十人之多,那是存心和本门为敌了。”

  “哈哈!”

  九毒尊者端坐金辇,仰首打了个哈哈,才道:“咱们本来确实井水不犯河水,而且二十年前追杀南山十戾的是七大门派,和本门毫无怨隙可言,贵门创立,老夫也以为你们应该向七大门派下手,但贵门崛起江湖之后,对七大门派毫无动静,反而处心积虑,起了先对付本门的企图,这点,只要看你们搜寻辟毒珠,和重金向药王门搜购『百草经』二事,已是司马昭之心,尽人皆知了,老夫还一再隐忍,不想和贵门开衅,但贵门却变本加厉,擒来了老夫师弟,九毒门到了此种情况之下,能不前来向贵门讨个公道么?”

  天抓颔首道:“不错,江湖虽大,难容二虎,看来咱们令日之事,已是无法善了的了。”

  九毒尊者道:“老夫先要请问一声,贵门把老夫师弟怎样了?”

  管练霞缓步走出,说道:“毕逢春自号八毒书生,平日不喜用毒,八毒者,不毒也,这外号,就隐然有着不满你毒害武林之意,在下看他作孽不多,所以虽然把他擒来,还可饶他不死……”

  九毒尊者双目精光暴射,厉声喝道:“尔是何人?”

  管练霞微微一笑道:“在下是三灵门总护法伏毒天使管清毒是也。”

  九毒观音秦妙香叫道:“师父,她是女的,叫做管练霞。”

  九毒尊者怒笑道:“你们什么人先给老夫把此女拿下了。”

  九毒观音娇声道:“师父,弟子和她动过手,弟子先去会会她。”

  九毒尊者颔首道:“好,你只管出手,格杀勿论。”

  九毒观音翩然飞出金辇,一抬手,掣出长剑,娇声喝道:“管练霞,你过来。”

  管练霞回身朝天狐一拱手道:“这是第一场,属下先出手了。”

  一面以『传音入密』说道:“属下三招之内,必可劈了毒女,但也必然会激怒九毒尊者,大门主只要敌住九毒老魔,门主、三门主,和属下分别出手,攻他八个门主,九毒门可以一鼓而下了。”

  天狐微微颔首,表示支持她的意见。

  管练霞呛的一声,掣剑在手,目注九毒观音,喝道:“毒女,过来领死。”

  九主母观音听得大怒,娇喝道:“你才领死。”

  刷的一剑朝管练霞急刺过来。

  管练霞长创直竖,一动没动,直待对方剑势快到胸口,剑尖朝前轻轻一拨,这一拨,看去极轻,但九毒观音一支长剑,却“叮”的一声,和管练霞的长剑黏在了一起,往外拨开。

  九毒观音要待撤剑,长剑竟似被对方胶住了一般,心头一急上时大喜过望。

  因为两支剑都拨开了,胶着了,两人的门户,同样大开。

  同样门户大开,各人还剩下一只左手,就可以派上用场,别人最多发拳、发掌、发指,但九毒观音还可以发毒,有这机会,她岂是肯放过,尖尖十指一并,一只软绵的柔荑闪电般朝管练霞当胸拍去。

  管练霞也同样伸出一只绵软柔荑,朝她手掌迎了出来。

  两只玉掌,毫无声息的接触上了。

  大家没听到“拍”的脆响,只听管练霞娇脆的声音道:“去吧!”

  “呃!”

  九毒观音口中发出一声轻哼,一个人陡地平空飞起,摔出去三丈以外,“拍达”落到地上,就再也不动了。

  九毒尊者做梦也想不到爱徒在对方手下只是一招就被人家内力震毙,不由得赫然震怒,大喝一声:“小丫头纳命。”

  一道黄影,由金辇飞起,宛如大鹏凌空,朝管练霞当头扑来。

  管练霞早就防到,她身形一闪,比他还快,一下就从旁闪出,口中叫道:“大门主,咱们立刻发动了。”

  双足一点,化作一道白光,朝昊天门主激射过去。

  天狐左手一挥,朝地龙、癞虾蟆打了个手势,右手凌空一掌,拍向九毒尊者。

  九毒尊者一身功力,何等深厚,他是因爱徒身死,才暴怒出手,却想不到管练霞身法奇快,居然抢在他扑到之前,闪出他凌空下击的范围之外,同时天狐一记沉猛的劈主掌,迎击而来,心头更怒,凌空一掌,击了过去。

  双方掌风乍接,发出蓬然一声大震,九毒尊者趁势泻落。

  那天狐左手一挥,乃是发动攻击的暗号,地龙第五曦、癞虾蟆莫元奇同时抢出,品字形落到九主母尊者的左右两侧。

  这时,北岭七凶也及时发动,站立在两边的二十四名青衣门人,跟着自动散开,八人一组,长剑一抡,分向九毒门八个门主扑去。

  这一来,正好八个人跟随管练霞攻向昊天门主,北岭七凶七个人每人率同八名剑手,扑攻其余的七门门主。(九毒门共有八个门主,每人手下率领九个道人,三灵门管练霞和北岭七凶各率八个剑手,那是每组只有九个人,是以九对十)

  三灵门的人,在九毒门未到之前,管练霞已把驱龙辟毒珠研成细末,出去应战的人每人服下少许,也在鼻中抹了少许,因此每一个人都已不惧剧毒。

  九毒门的人,毒无所施,自然只有靠各人真实武功求胜了。

  云飞白、唐翠娥率领的一行人,虽是一路紧随九毒尊者大队人马之后启程,但他们在路上一直和前面保持了一二十里路的远近。

  从九官山到仙霞岭,可不是短程,这一路上,云飞白已经解去了身上的蛊毒。青字五号(甘禄堂)是负责率领蓝如玉、甘明珠、佟元璋和二十名七色剑阵剑士的人,云飞白早已把解药交给了他,自然也在人不知,鬼不觉的给大家解去了迷心之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