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两个一正、一邪,(唐友钦结交的都是白道中人)在江湖上享有盛名的人物,竟然会二而一,一而二,由一个人化出来的。

  狼姑婆平静地点点头道:“这就是了,四川唐门,三百年来,为江湖统治百毒,一向被视为白道中人,你出入各大门派,结交的尽是白道中人。又谁知你却化名梁子畏,加入十三妖,到处兴风作浪,挑拨是非,大概怂恿七星会,向各大门派挑拨?也是你出的主意了?”

  唐友钦大笑道:“狼姑婆,这几句话,才是你真正要问的话了,不错,七星会要扫荡江湖,必先灭了五大门派,这正是老夫向教主献计的,你现在满足了吧?”

  “很好!”

  狼姑婆点头道:“你倒很合作,但老婆子还要问你一句话,说与不说,都随便你。”

  狼姑婆一向直来直往,这句话上,她用了心计。

  试想天毒星唐友钦也是一门之主,他如果不说,你又能奈他何?这是欲擒故纵。

  唐友钦也明知她故意拿话相套,但不得不慨然道:“你要问什么,只管问吧!”

  狼姑婆道:“老婆子一向和你无怨无仇,谈不上有什么过节,老婆子在坐关届满,你怂恿五大门派找上百石崖寻衅,一面还要厉九娘和七星会高手,混入我石府,乘机下手,究竟是何居心?”

  “问得好。”

  唐友钦阴森一笑,说道:“这可得分开来说,在老夫,这是驱狼斗虎的连环之计……”

  狼姑婆惊奇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唐友钦道:“教主因令师妹冷面观音在凉雾山日形坐大,实力极强,要老夫设计加以消灭,正好江湖上传出你走火入魔,即将功行圆满。如能使少林、武当各大门派和你再次发生冲突,至少当场就会造成两败俱伤之局,如果各大门派伤亡惨重,自然不肯和你罢休。如果伤亡惨重的一方是你,或者你被厉九娘所杀,这笔账自然也记在各大门派头上。令师妹自会倾尽全力,找各大门派寻仇,不闹到死伤狼藉,有一方无力再战,决不甘休。”

  狼姑婆脸色凝重,嘴里唔了一声,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  唐友钦道:“另外一方是厉九娘,她在二十年前,就冒用了你的名号,此次又以你狼姑婆名义,应邀出任七星会副总护法,江湖上自然容不得有两个狼姑婆,此其一。她能藉机把你除去,今后正好配合本会扫荡江湖,消灭各大门派的策略,就以狼姑婆之名,向各大门派挑明报仇,把对方逐个击破。成功了,是七星会统治了整个武林,不成功呢,只是狼姑婆向各大门派私人寻仇,和七星会毫无干系。”

  狼姑婆听得不住点头,说道:“果然毒辣得很,七星会居然利用老婆子这点名头,阴谋掀起一场武林滔天杀孽,唉,当日要不是老娄子命大,有君相公仗义相助,老婆子早已完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一面抬头朝殿外高声说道:“诸位道长请出来。”

  但见左庑木门启处,鱼贯走出一行人来,当前一个头簪道髻,身穿天青道袍,胸飘花白长髯,赫然正是武当派掌门人无为道长。

  接着是无量子、龙泉观主耕云子、遇真宫观主凌云子、迎恩宫观主寒云子。

  这五人当先走出左庑,立即站住,无为道人连连抬手肃客。

  接着走出的是华山派掌门人商桐君、少林罗汉堂主持铁罗汉慧能大师、点苍双剑李如山、铁瓜龙镖董镇江、神鞭李昆阳。

  大家互相谦让了一阵,由华山掌门人商桐君为首,鱼贯走入大殿。

  狼姑婆早已站起身,含笑抱抱拳道:“诸位道长请了,方才唐友钦说的话,诸位大概都听到了吧?”

  商桐君拱手道:“若非狼老婆婆安排妙计,不但武当派要遭受一场杀劫,就是江湖各大门派也将相继受到七星会的袭击,老婆婆这份高义,各大门派均感激不尽。”

  狼姑婆呷呷笑道:“道长好说,老婆子愧不敢当。”

  无为道长慨叹地道:“真想不到四川唐门的老当家,会是十三妖中的金牛星梁子畏,唉,当日贫道总以为唐老庄主嫉恶如仇,言词激烈,如今想来,正是他别有用心了。”

  忠州大侠高如山道:“这样正好,咱们先逮下梁子畏,七星会等于失去了一只眼睛,咱们就给他来个迅雷不及掩耳,一举荡平金精山贼巢,免得再遗后患了。”

  刚说到这里,只见从殿外飞也似的奔进一个人来。

  这人大家全都认得,正是昔年名动大江南北的铁伞天王百里雨。

  他一眼看到商桐君,无为道长等人,不觉微微一怔,却朝狼姑婆抱拳道:“启禀副总护法,属下奉命蹑踪火德星君,他本是尾随白眉禅师身后而来,但到了离草店三里光景,就遇见一个瘦小老头,给气跑了。”

  “瘦小老头?”

  狼姑婆道:“这会是谁呢?”

  百里雨道:“据属下看来,此人武功高不可测,极似昔年人称武林双奇的醉果老。”

  接着就把当时情景,大概说了一遍。

  “武林双奇。”

  狼姑婆惊异地道:“这两个老怪物,已有数十年不在江湖出现了……”

  话声未落,突听有人低喝了声:“打!”

  一点黑影,从殿外射入,直向狼姑婆打来。

  狼姑婆一抬手接到手中,原来只是一个纸团,急忙打开一瞧,不觉抬起头来,呷呷笑道:

  “谢谢二位了。”

  百里雨就站在狼姑婆下首,一道劲风从他肩头掠过,他竟然撩了个空,心头大是惊奇,忍不住问道:“请问副总护法……”

  狼姑婆一摆手道:“老婆子不是什么副总护法,百里大侠也莫要再似副总护法、属下相称了。”

  百里雨道:“以兄弟之见,剿灭七星会,全在副总护法身上,一时之间,还不可遽卸仔肩呢!”

  无为道长打了个稽首,接口道:“百里大侠说得不错,贫道等人,正有一个计划在此,要和老施主奉商呢!”

  狼姑婆道:“道长有何见教,老婆子洗耳恭听。”

  “不敢。”

  无为道长跨上一步,说道:“贫道等人商量的结果,如此,如此……”

  云如天在他们说话之时,以“传音入密”朝君箫说道:“云兄,兄弟有一件事,想和你谈谈,咱们到外面去。”

  君箫点点头也以“传音入密”答道:“兄弟遵命。”

  云如天转身朝殿外行去,君箫正待跟着他走去。

  姬红药低低地问道:“云大哥,你要到哪里去呢?”

  君箫道:“我有事出去一下,你在这里等我就好。”

  姬红药轻轻扭动了一下腰肢,急着说道:“不,我要和你一起去,不论你到什么地方去,我都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君箫道:“好吧!”

  姬红药喜道:“云大哥,你真好!”

  她挽着云大哥衣袖,两人并肩往外行去。

  钱神路五爷低声道:“副总座,他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