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崇智看了温老二一眼,两人不约而同的脚下移动,朝云中岳缓缓走近过去。他们一个是使毒性高手,一个是使迷的能人,朝室中岳走过去,就是怕毒君猝然出手。

  云中岳挺了挺胸,淡淡一笑道:“前辈这么说,晚辈更不想去了。”

  毒君双目精光暴射,沉声道:“你敢对老夫抗命?”

  蓝文兰听云大哥说出不去,一颗芳心也就定了下来,轻哼一声道:“人家不愿意去,也能勉强的么?”

  毒君巨目一转,喝道:“小丫头,奶是什么人?”

  蓝文兰道:“我叫蓝文兰,怎么样?”

  “姓蓝……”毒君略为沉吟,说道:“奶是云南蓝家的人?”

  云中岳目绽神光,朗声道:“在下去不去,是在下的事,和她无关,有什么事,前辈只管跟在下说好了。”

  他本以晚辈自居,现在却改称“在下”了。

  “很好!”毒君点头道:“你既然不肯去,老夫只有把你擒回去了。”

  云中岳道:“毒君要把在下擒回去,总有理由吧?”

  现在连“前辈”也不愿再称了。

  毒君道:“老夫一向不重视理由,你敢抗命,老夫自然要擒你回去了。”

  云中岳朗笑一声道:“在下和令郎是朋友,才尊你一声前辈,毒君如果不讲理,定要生擒在下在下也未必任人擒得去。”

  毒君浓眉掀动,怒笑道:“不擒生的,就擒死的也是一样。”

  突然一指,朝云中岳迎面点来。

  蓝文兰听两人渐渐说僵,不觉倏地跨上一步,和云中岳站在一祀。蓝文蔚也跟了上去,三人并肩而立。

  唐崇智大袖一拂,大笑道:“闻人老哥怎么和一个后辈认起真来了?”

  摇头狮子单晓初也跟着摇摇手,笑道:“有话好说,闻人老哥何必动怒?”

  云中岳看毒君出指点来,正待举掌;但他这一指竟然无声无息,不带丝毫指风,自己还未出手,唐崇智的大袖已经挥出,摇头狮子虽然含笑摇手,好似劝解,实则他摇手的位置,也正好对着毒君手指凌空点来之处,心中登时明白。毒君这一指很可能使了无形之毒,已由唐崇智和摇头狮子两人替自己化去了。

  就在此时但听“答”的一声轻响,离毒君身前五尺光景,凭空落下一条尺许长的金头蜈蚣,接着又有三只金蜂,一齐落到地上便自一动不动!

  那三只金蜂,正是蓝文兰放出去的,金头蜈蚣自然是蓝文蔚出的手了。

  云南蓝家以豢养毒物名闻江湖,他们眼看毒君骤然出手,兄妹二人也不约而同的放出毒物;但毒君以毒称君江湖,一身俱是奇毒,毒蜂和毒娱蚣到了他身前五尺,就被毒毙了。

  毒君目光一瞪,洪笑道:“好、好、唐老哥、单老哥都护起这小子来了,兄弟想不到单老哥居然还是使毒的大行家!”

  他此话一出,大家才知方才三人出指、挥袖、摇手之间,已经在暗由较最过一手使毒了。

  摇头狮子抱拳笑道:“见笑、见笑,在毒君面前卖弄使毒,岂不是班门弄斧吗?”

  唐崇智道:“闲人老哥成名多年,武林称君,怎可对一个不会使毒的后辈,施展‘天毒指’?兄弟和单老哥能不出手化解吗?”

  毒君重重的哼了一声,朝蓝文蔚兄妹说道:“你们两个,是蓝大先生什么人?瞻敢对老夫暗使毒物,偷袭老夫。”

  蓝文兰披披咀道:“是你自己先出手的,暗使毒指偷袭云大哥,还怪别人暗使毒物偷袭你呢?”

  毒君目光厉芒连闪,洪笑道:“好、好、你们两老两小,既然都善于使毒,咱们就先较量起毒来了?”

  摇头狮子接着道:“不错,兄弟只是看你对一个不会使毒的人使毒,才出手化解,并无敌意,闻人老哥不可误会了。”

  毒君沉笑道:“兄弟言出必践,二位不用多说,只管出手好了。”

  “不必”。云中岳傲然道:“唐前辈,单老爷子只是因为在下不善用毒,才好意劝解,他们和尊驾相识多年,不可因在下之事,有伤和气,尊驾若要动手,在下自当奉陪,和任何人无关。”

  随手掣剑,“呛”的一声,亮出了长剑。

  毒君看得浓眉一轩,大笑道:“年轻人,果然有豪气,你以为老夫除了使毒,剑上就胜不了你吗?好,咱们就在剑上较量较量,有何不可?”

  抬手从大氅中抽出一柄乌黑的四尺长剑,左手抚着剑身,说道:“老夫外号毒君,剑上自然有毒,但年轻人,你只管放心,咱们自然比剑,老夫绝不使毒,若是老夫长剑伤了你,自会立即给你解药,绝不让你吃亏,好,你可以发剑了。”

  蓝文兰叫道:“云大哥,慢点!”

  云中岳回头朝她看去。

  蓝文兰道:“云大哥,你应该和他说说清楚,你在剑招上胜了他,该怎么说?”

  毒君目芒飞闪,沉笑道:“老夫会败在他剑下吗?”

  蓝文兰道:“那可说不定。”

  “哈哈!”毒君洪笑一声道:“除非云十岳一剑把老夫劈了,否则老夫还是非把他擒回去不可。”

  云中岳道: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

  毒君道:“咱们不必说理由,年轻人,你有能耐胜得过老夫,最好把老夫杀了,老夫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。好了,老夫话已经说得太多了,你发招吧!”

  云中岳因他是闻人俊兄妹的父亲,自己不好先发招,这就抱拳道:“尊驾请先。”

  “第一招先发后发,又占不了什么便宜,这有什么好谦让的?”

  毒君口中说着,右手长剑一振,朝外扬起,口中喝道:“接招!”

  剑光一闪,一道乌光有如一条乌梢蛇,朝云中岳咽喉点来,出手之快,当真像毒蛇噬人,又快又准。

  云中岳身随剑走,先活开步法,施展“龙形九转身法”,避开毒君剑势,剑使“龙起云从”,剑尖扇面般划起一片剑光,朝前推去。

  毒君洪笑一声,运剑如风,展开一轮攻势,急疾攻到。

  云中岳身法轻灵,曲折有如龙形,毒君攻出的剑势虽猛,往往从他肩、臂、胸、腰之间擦身而过,没有一剑能够刺上他半点衣角,他剌出数剑,云中岳才还击一剑。

  这不是云中岳的剑法慢,因为已经避开了对方剑招,就毋须还击。

  他心里总有着闻人俊急友之急的义气,和闻人凤对自己的娇婉多情,自己自然不好意思对毒君过份逼攻。

  毒君一向自视甚高,尤其独创的一套“灵蛇剑法”,以辛辣见长,经常自认纵然不用奇毒,也可傲视江湖,抗手无辈,怎知这回连番出手,竟然连对方衣角都没刺上一点,一时不由得勃然大怒,剑法一变,攻势更急,剑如灵蛇乱闪,电光飘瞥,剎那之间,一柄四尺乌黑长剑,就似化成十几柄一样,每支剑都像毒蛇昂首,择人而噬。

  云中岳使出“龙形剑法”,人随剑走,依然身形飘忽,在他剑光之中,乘隙而入,乘隙而出,转来转去,见招拆招,双方实在太快了,许多旁观的人,但见一条条乌黑剑光,从云中岳全身乱闪,看去不像是云中岳在闪避,而像乌黑剑光从云中岳的头、肩、胸、腰等处钻出来的,自然看得惊心动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