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少俊本来带着微笑的脸色,忽然一正,凛然道:“赵光斗,就凭这句话,你就死有余辜!”

  “很好!”

  黑虎神大喝一声,停在中途的巨灵般手掌,重又朝前拍来,这一掌的声势,与方才就大不相同,随着掌势,风声如涛,劲气如潮!

  岳少俊看他掌力如此强猛,倒也不敢轻视于他,口中长笑一声,挥手一掌,迎击出去。

  但听“蓬然”一声巨响,飘起一阵巨大的旋风,当真沙飞石走,令人睁不开眼睛!

  就在一片风卷沙飞的狂卷之中,接连响起一阵急如擂鼓的“蓬”“蓬”大震,震声一共九响。

  黑虎神的看家本领“虎风八式”,记记如巨斧开山,不但重逾山岳,而且快疾如风,江湖上没有人能接得下他三掌,他也从未一口气拍出八掌过来。

  这回遇上岳少俊,还是他数十年从未遇上过的强敌,故而一连拍出了八掌,但已蓬蓬连声清清楚楚的响了九声!

  这九响之后,两条人影倏然分开,飞卷的沙石,宛如一片浓雾,随着渐渐消散,两人已经分开足有一丈来远!

  岳少俊清俊的脸上,微见苍白!

  黑虎神赵光斗铜铃般的双目,目皆欲裂,缓缓低头看去,只见他方才鼓起的一件黑袍已如泄了气的皮球!胸前清晰的印上了一个手印,经风一吹,像烧成了灰一般,随风散落!

  “好掌力!”黑虎神只说了三个字,口角已经流出鲜血,血中还有细碎的血块,一个人随着话声,砰然往后倒了下去。

  岳少俊原来听他说出要生啖人心,就下了为世除害之心,和他连拼八掌,这第九掌就击中黑虎神的胸口,震碎了赵光斗的心脏。

  黑虎神中掌倒下,只看得虎爪孙无害,铁笔李北魁、钢爪何百通以及麻面狼沈九,白鼻狼白胜,断尾狼张超几人,魂飞魄散,正待分头窜逃!

  岳少俊朗喝一声:“你们给我站住!”

  虎爪孙无害骇然道:“少侠……”

  岳少俊正容道:“我知道你虽是赵光斗手下,平日尚无大恶,我也不愿多杀无辜,李北魁、何百通、你们也是黑道中人,平日还讲义气,只有麻面狼沈九等三人,一向作恶……”

  麻面狼沈九等三人听得脸色大变,一齐扑的跪倒地上,求饶道:“岳少侠饶命,小的兄弟以后自当改过向善,但望岳少侠高抬贵手。”

  岳少俊微微一笑道:“我要出手,你们那里还有活命的机会,我说过不杀你们,但你们今后一定要革面洗心,重新做人,天地教覆灭在即,赵光斗就是你们的榜样。好了,你们替他把尸体埋了,就下山去吧。”

  麻面狼等三人连声应晕,抬起赵光斗的尸体,一齐动手,挖了个坑,把他埋了,才再三叩谢,和废了双手的敖无忌,一同下山而去。”

  仲飞琼回头道:“姓黎的贱人,赵光斗死了,掷钵禅院一干崆峒派的人,也已面临覆亡,你如果还不肯干脆回我的话,我耐心有限,可要不客气了。”

  话声一落,吩咐道:“春风,我问她一句,她若是不说,你就替我割下她一只耳朵,两句不答,割下她一双,再要不说,就割她鼻子,只要她不说,你给我一件件的割下去。”

  春风躬身道:“小婢知道,只留她一张嘴说话,身上的肉,都可以割。”说完,左手拉住黎姬一只耳朵,道:“二小姐,你问吧!”

  黎姬这回怕了,急忙尖声道:“二姑娘,叫她慢点动手,我说了。”

  “好!”仲飞琼问道:“你说,你是奉了何人之命,向我爷爷下毒的,那是甚么毒药?”

  黎姬道:“我是奉副山主之命去的,那时山主还没有发作,副山主向山主进言,雪山老神仙三个令孙女,都下了山,没有人照顾,山主和老神仙是老朋友,要我去帮同照顾,还是山主亲自送我去的,给老神仙下的毒,和山主一样,都是慢性散功散,加少量的迷失散……”

  岳少俊听得颇感意外,问道:“你们也在姬山主身上下了毒吗?”

  黎姬道:“是的,那是柳姬下的,因为山主不赞成副山主创立天地教的事。”

  岳少俊道:“你和柳姬,都是伺候姬山主的人,怎么会听祝灵仙的话呢?”

  黎姬苦笑了笑,说道:“因为我们都是副山主的人,而且也服了副山主的毒药,不得不听她的了。”

  仲飞琼道:“你给爷爷服的慢性散功散和迷失散,可有解药。”

  黎姬道: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  仲飞琼道,“那么这两种毒药,是什么人配的呢?”黎姬道:“是卖花婆竺三姑和催命婆子巫姥姥两个人配置的,我想她们一定有解药,因为散功毒是陕北巫元的祖传,迷失散却是卖花婆家传秘方,这两种药,都是无色无味的东西,放在茶水中不易发觉,她们两人如今和副教主寸步不离左右,大概就是防她们泄漏机密了。”

  岳少俊自从在扬州和竺秋兰分手之后,竺秋兰就如石沉大海,一去不闻消息,心中一直惦记着她,只是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,使他根本没有去找她的机会,此口才听黎姬说出毒药是卖花婆和巫婆子所配,那么竺秋兰一定是在她娘的身边了,想到这里,忍不住问道:“卖花婆竺三姑也投到崆峒派去了?”

  黎姬笑道:“竺三姑一直是副山主的心腹,她卖花就是替副山主在各地物色拉拢江湖人物罢了。”

  卖花婆善于使迷,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网罗到各地的黑道人物了。

  岳少俊道:“琼姐姐,你问完了么?”

  他急着要赶到掷钵禅院去。

  仲飞琼道:“好,我们走!”回头朝春风,夏雨等四人吩咐道:“待会到掷钵禅院,你们四人中,可由秋霜、冬雪两人,押着黎姬,春风,夏雨等准备拿人。”

  春风问道:“二小姐要小婢二人去拿谁呢?”

  仲飞琼道:“卖花婆武功诡异,由我亲自对付她,你和夏雨给我把巫婆子拿下,记住,此人关系十分重大,必须捉活的,而且也切莫让她逃了。”

  夏雨道:“小婢省得,二小姐只管放心,保管误不了事。”

  春风也道:“一个巫婆子,谅她也飞不上天去。”

  仲飞琼道:“不,此事你们丝毫大意不得,因为只有逮住她,才能解爷爷身中之毒。”

  秋霜,冬雪二人奉命押解黎姬,冬雪用剑尖在黎姬肩上拍了一下,说道:“起来,起来,咱们就要走啦,还赖在石头上作甚?”

  黎姬身落人手,只好忍受委屈,她不相信副山主筹划了十多年的天地教,会被人轻易毁去,尤其是八大门派的人,副山主早已作了安排,还有谁有这么大的力量,能和天地教作对?因此听说他们要押着她到掷钵禅院去,正是求之不得的事,心中暗喜,立即依言站了起来。

  仲飞琼回眼四顾,然后朝岳少俊道:“俊弟,我们走吧!”

  一行人由秋霜,冬雪押着黎姬,走在最后,大家都急着赶路,奔行自然极快,不多一会,便已赶到掷钵禅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