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手从石床上挟起僵硬的酒肉道士,一手“擦”的一声打着火筒,朝四面照了照。

  这石床停落之处,是一条狭长的石窟,假如石床靠壁处是北首,那么南首只有两三步光景,就是一堵石壁了,东首也是石壁,只有西首是一条狭长的通道。

  钱老大挟着酒肉道士举步朝西首走去。

  这条通道,约莫有十来丈远,迎面就分作两个窟窿。一个是在通道的正面,另一个窟窿则是在右首(右首即北面了)。

  两个窟窿就像两道门户,洞外都是黑黝黝的,不知该朝那一个窟隆出去好?

  钱老大走近窟窿,脚下不由得一停,正待问问酒肉道士酒肉道士已经以“传音”说道:

  “你手里拿着千里火简,如果有人暗处窥伺,你虽没出声,但咀唇动了,人家还会看不出来?这两个洞口,照道爷看,应该走北首一个;但你不妨把道爷放下来,在地上闻闻看,三个小兄弟是朝哪里去的?咱们总得先找到他们才行。”

  钱老大故意装出迟疑模样,果然一手放下酒肉道士,然后伏下身去,在地上嗅了一阵,却没闻到狄少青三人的气味,却嗅出另外有两个生人的气味,果然是朝北首那个洞窟去的,这才站起身来,再挟起酒肉道士,举步朝右首洞窟走了进去。

  狄少青是在第二次钱老大以掌风熄去油灯之时,听到钱老大“传音入密”的声音,告诉他这盏惨绿的油灯是一种毒焰,人在屋中待久了,就会中毒昏迷,而且在暗中塞过三颗解毒药丸,要他们故作昏迷,才能诱出对方的人来,不论遇上什么事,非到万不得已,不可妄动。

  狄少青接过药丸,立即分给了华惜春和严娟娟,也以“传音人密”分别告诉了两人,等到灯火复明,钱老大借故走出石屋去,三人也就及时装作中毒昏迷,石床就在此时缓缓下沉。

  狄少青本来是倚着石床打盹的人,周围石床下沉,他背后倚不到东西,借机翻身落到石床之上,和华惜春、严娟娟睡了个并头!

  华惜春、严娟娟终究是女孩儿家,这回狄少青压在她们身上,自然闹得个手足无措,严娟娟急忙稍稍移开了些,才让他睡在两人中间。

  狄少青可不敢稍动,他怕有人暗中觑看,急忙以“传音入密”说道:“华兄弟,不可动。”

  华惜春倒下去的时候,是侧身而卧,这回正好和狄少青脸对着脸,身贴着身,一阵阵男人身上特有的强烈气息,闻得她心头小鹿狂跳不止,但她听了狄少青的话,自然不好再移动了。

  这下,狄少青可乐了,他鼻中隐隐闻到华惜春吐气如兰的香气,也隐隐可以闻到她少女的体香,还隐隐可以感觉到她急促呼吸的时候,胸前的两堆软绵绵的双峰在起伏不停!他也感到一阵心跳,连呼吸都突然急促起来,当然他更不敢稍动,石床在缓慢的下落,终于停下来了,眼前也有了灯光。

  狄少青早在石床降落之前,看到了灯光,立即以“传音入密”告诉华、严两位姑娘,不可睁开眼睛,务必装作昏迷模样。

  这时,忽听一个男子声音在石床前面响起,说道:“这三个小子已经全昏迷了!”

  另一个道:“他们在上面待了不少时间,就是神仙也非中毒不可。”

  先前那人道:“那就装袋吧!”

  另一个人道:“三个如何装得下?”

  先前那人道:“一袋可以装两个人,咱们分装两袋不就成了?”

  “好!”另一个人道:“那就快些动手了。”

  说话之时,两人立即取了一个大袋,张开袋口,从石床上挟起华惜春(她睡在最外面),装入布袋之中;接着又抓起狄少青(他在中间)一起塞人布袋,扎好了袋口,然后又把严娟娟装入袋中,也扎起了袋口,一人一袋,背在背上,举步就走。

  狄少青、华惜春两个人被装在一个布袋里,自然身子贴紧了身子,再被他这一背起,两人身子就贴得更紧!

  华惜春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肌肤相贴,自然感到无比羞涩!

  狄少青和她脸儿相贴,身儿相偎,但此时又不好挣动,只得以“传音入密”说道:“华兄弟,你暂时只好忍耐些了。”

  华惜春烧红了两颊,暗暗点了下头。

  狄少青仍以“传音”说道:“我要在袋上弄一个小洞往外瞧瞧,你不可动。”

  他把左手缓缓从她身上提起,食指轻轻点破了一个小穴凑着眼睛朝外看去。

  华惜春一颗头紧贴着他脸颊,但却不敢低声说话,仍以“传音”附着他耳朵问道:“狄大哥,你看到这是什么地方了?”

  狄少青道:“这是一条狭长的通道,现在已经到通道尽头,走人右首一个洞窟……”

  他看到的只是一面,并没瞧到迎面还有一个洞窟。

  华惜春又道:“现在呢?”

  狄少青道:“现在还是在一条通道中走着。”

  过了没多一会,又道:“现在又进了一个洞窟,这里地势宽敞了,前面已经有了灯光。”

  这样又走了好一段路,两个汉子已经停下步来。

  狄少青没待她问,又道:“这里好像有一道门户……”

  他“传音入密”的话声尚未说完,只听背着自己两人的汉子已经开口了:“启禀谷主,三人都带来了。”

  只听里面传出一个娇柔的少女声音说道:“谷主要你们送进来。”

  “是!”那汉于答应一声,举步跨了进去。

  华惜春道:“那女子口中的谷主不知是什么人?”

  狄少青没有回答她,只是说道:“这道门好像是大门,现在已经进入大门了,这里像是一个大天井。”

  华惜春道:“山腹之中,哪来的天井?”

  狄少青道:“只是像大天井罢了,前面是一座大厅,现在我们已经走上大厅的石阶,跨进厅门……”

  两个汉子把布麻袋从肩上放下搁到入门不远的左首。

  华惜春问道:“现在呢?”

  狄少青道:“厅上灯光很亮,但他把布袋放下之后,我能看到的只是左首一堵石壁了。”

  华惜春道:“你不会再弄一个小洞看看?”

  “不成!”狄少青道:“目前我们尚不知虚实,不能再动了。”

  他们是以“传音入密”问答,故而那大汉放下布袋,丝毫不会察觉。

  只听厅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问道:“这袋里是三个小后生么?”

  两个汉子回声应“是”。

  苍老声音又道:“把他们放出来。”

  两个汉子答应一声,迅快的解开扎在布袋的绳子,把狄少青三人从布袋中扶出,放到地上。

  狄少青趁机以“传音入密”,暗中告诉华惜春、严娟娟两人千万不可睁眼偷看。

  只听另一个声音说道:“师尊,这三人如何处置呢?”

  苍老声音含笑道:“他们是剑盟的人,据说连锦衣双卫都吃了大亏,寻上黑谷来,必有主使之人,让他们全来了,再作定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