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极剑阵”是武当派镇山护法之阵,在武林中与少林寺的“罗汉阵”齐名。门下弟子只要会“两仪阵法”,有两人就可联手。

  八个人组成的剑阵,已可正式列为阵势,人数最多,可以由一千另二十四个人组成,那是天下最大的剑阵,也是最具威力的阵法了。

  皖西三侠武功再高,落到“太极剑阵”之中,但见人影游走,剑光如林,也休想突围而出。

  赵之欣、徐永昶掠了过来,眼看武当剑阵如山,已把皖西三侠困在剑阵之中,一时插不上手,只得站停下来。

  从万松山庄右侧出来的霍五,也率了八名庄丁。这八名庄丁,也是神灯教武士改扮的,他们冲到庄前,大家几乎都已有了对手,各自分头闭杀,他们可以说已经没有对手了。

  霍五目光转动,挥手一招,率同八名武土,朝郑玄通走了过去,洪笑一声道:“郑香主,兄弟来助你一臂。”

  喝声出口,身若奔雷,疾向郑玄通身边欺去,声到人到,右手突发,闪电般朝郑玄通后心印去,就在此时,跟随霍五身后的一名庄丁及时叫道:“郑香主小心!”

  郑玄通阔剑挥洒,和柴一桂的旱烟管正打得难分胜负。

  不,郑玄通身为神灯教四大香主的首席香主,论武功,应该比催命符柴一桂略胜一筹,但二三十招下来,依然只和柴一桂打成平手,难分胜负。

  那是因为柴一桂是被迷失心智的人,急攻猛打,把郑玄通当作仇人一般,郑玄通心智没有被迷失,下手难免有顾忌,不想伤了对方。这一来,双方岂不就扯平了?

  郑玄通听到霍五的喝声,他明明说是助自己一臂来的,那就应该朝柴一桂欺去才对,但是他反而朝自己的身边欺来,这就于理不合了。

  要知黑煞神郑玄通是久经大敌的老江湖,虽然和柴一桂动手,但仍然眼观四面、耳听八方,对霍五的向他欺去,心头已经动疑。再听霍五身后有一名庄丁喝出要自己小心,霍五率领的庄丁,原来是神灯教武士。”

  郑玄通不觉沉笑一声道:“霍五太爷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身形倏地一转,左掌色呈乌黑,朝后抵来。

  霍五被身后一名庄丁喝穿,印向郑玄通的后心掌势急忙一收,笑道:“兄弟是来协助你的,你怎么怀疑起兄弟来了?”一面回头喝道:“小子,你胡喝什么?”

  收回的右掌,随着喝声,猛然朝身后那名庄丁顺势劈了过去。

  那知手掌还没有劈到庄丁身上,那庄丁右手一圈,出指点来。

  霍五陡觉右臂一麻,劈出去的右手再也使不出一点力道,不!半边身子全动弹不得,心头不由猛吃一惊,喝道:“你……”

  庄丁耸耸肩,凑上一步,低笑道:

  “五太爷,小的奉教主将令,跟随你老身边,如果发现你老向咱们人动手,就要小的出手。方才你老不是向郑香主出手了吗?所以小的只好出手了,你老就委屈些时候吧,小的还要帮郑香主拿人去呢。”

  霍五喝道:“你胡说什么?老夫……”

  “别嚷了。”那庄丁低声道:“小的绝不会冤枉你老的,你还是安静些吧!”又是一指,点了霍五的哑穴。

  原来这庄丁,正是孙小乙假扮。他随同卞药师一组,只是掩入耳目而已。

  宁胜天听了卞药师“传音入密”的话认为霍五来得突兀,大有可疑,就要孙小乙假扮庄丁,盯着霍五,一旦发现他另有企图,就乘机把他制住。

  孙小乙点了霍五穴道,那敢怠慢,身形一弓,一下闪到郑玄通身侧,低声道:

  “小可已把他制住了,这位柴香主也交给小可吧。”

  话声未已,右手一圈,食中两指迅快点了出去。

  “无极神指”指风如电,柴一桂正在挥动旱烟管和郑玄通抢攻,自是毫无准备,也无法躲闪得开,一下就被制住穴道。

  郑玄通看得大为惊愕,忍不住问道:

  “兄台不是本教弟兄,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这也难怪,以霍五太爷和催命符柴一桂的武功,他知之甚稳,和他只在伯仲之间,这个假扮庄丁的人,举手之间,就把两人制住了,此人的武功,岂不高出他何止百倍,怎不叫他看得目瞪口呆!

  孙小乙耸耸肩,低笑道:

  “小可孙小乙。”

  话声一落,身形一晃,朝娄通、敖六两人掠去。

  八名神灯教武士力敌两位香主,已是东闪西躲,不伤在两人点穴镢、火叉剑之下,已是天大的幸事,眼看无法再支撑下去。

  孙小乙正好及日十赶到。他只朝两人各自一个小圈,点出一指,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三绝手娄通和门神敖六几乎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制住穴道。

  郑玄通简直看傻了眼,急忙走上,抱抱拳道:

  “孙小哥,今晚兄弟真是开了眼界,小哥这等身手,真使兄弟佩服之至。”

  孙小乙笑道:“郑香主过奖,说穿了一点也不稀奇,小可只是会此一招而已。”

  郑玄通听得更是惊奇,问道:

  “孙小哥只会此一招,这话怎么说?”

  练武的人,目睹如此精妙武学,自然想要多知道一些。

  孙小乙道:“小可这一招,是沈大姐教的。”

  郑玄通道:“是沈姑娘?”

  “没错!”孙小乙道:

  “小可还有事去,这三个人就交给郑香主了。”

  原来孙小乙忽然听到卞药师“传音入密”的话声,在耳边道:“孙小哥,你快去帮武当弟子,把皖西三侠制住!”

  孙小乙话声一落,就急匆匆朝武当八个弟子布成的“太极剑阵”掠去。

  此刻“太极剑阵”剑势流动,八个武当弟子剑光此来彼去,动如流水。

  孙小乙在阵外持了一会,口中叫道:

  “喂!武当小道长,你们可不可以慢一点,小老儿是奉命来拿人的,你们总得让我进去。”

  口中说着,一低头,耸着肩往剑阵中钻了进去。

  他是看准了一下挤入两人中间,就跟定前面一个道士,往东转去,他也跟着往东转去,你往西跨出,他也跟着往西跨出,好在他个子瘦小,仗着轻功身法,倒出和“太极剑阵”并无抵触。

  只是紧跟着前面道士,一心注意着步法,只要跨错半步,左右前后的剑光,就会像闪电般划来。

  孙小乙跨了两步,后面的道士大声喝道:

  “你还不快退出去,这样会乱了咱们的阵法。”

  孙小乙不敢回头,只是说道:

  “小老儿就是奉青松道长之命,来帮你们拿人的,啊!来了,来了。”

  话声未落,谢东山已经冲到面前来,举剑劈来。一时哪还怠慢,身形一偏,右手一圈,迅速朝他执剑的右手腕点出。

  谢东山还没看清人影,右腕一麻就垂了下去。

  孙小乙左手又是一指,点了他穴道,才回头道:“这个人交给你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