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离生和卓剑兰本是为了防范冷无双发动玄女门的人一齐扑攻,才来替大家掠阵,以防万一,但后来冷雪娥伤在钟大先生手下,冷无双抢了出去,形势才稍稍缓和下来。

  这时眼看宋景阳等三位掌门人被阴谷三天的阴风掌逼落下风,罗浩天接住了巢天成,(这是方才的情形)许玄通和侯世海也急需有人支援,情形以许玄通较为严重,侯世海使展“火形剑法”他仅堪暂时支撑。

  南离生悄声道:“卓堂主,兄弟去把许掌门人替下来。”

  卓剑兰笑道:“咱们分工合作,你去接替许道长,我就去把罗天义拿下。”

  南离生吃惊的道:“罗天义的阴风玄冰掌……”

  他底下的话还没出口,卓剑兰道:“我不要紧,你快去吧!”

  南离生因许玄通情势危急,无暇多说,双足一点,一道红影(他穿的是火红道袍)凌空朝姬天发扑去,口中喝道:“许道长,由兄弟来对付他。”

  他穿的是火红道袍,又叫南离生,练的自然是火功了。喝声出口,右腕一振,凌空发指,但听轰的一声,一记“天雷指”朝姬天发当头击下。

  姬天发双掌抡动,记记如巨斧开山,阴风大盛,逼得许玄通不住的游走,虽然没被对方劈中,但一团团阴寒之气,也冷得他牙齿打颤,连使右剑右手都冻硬了,剑招无法灵活使展就在此时,陡听南离生一声大喝,一团红影自天而降,不,一记轰然有声的指风轰击而下,宛如一团雷火,立把阴风震散了一大半。

  许玄通暗暗惊异,暗道:“天雷指,他会是南海风雷门的人!”

  原来南离生乃是南海风雷门的大弟子,风雷门门规森严,不准门人弟子涉足江湖,参加帮会,更是悬为厉禁,他还是楚子奇在创立七星会之前,亲自前去南海,面谒天雷叟,蒙天雷叟允准,借调充任朱雀堂主的。

  他在今晚之前,从未向人吐露过师门来历,也从未施展过真正的武功,可说除楚子奇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来历。

  姬天发大吃一惊,一时来不及避让,左手一挥,一记“玄冰掌”迎空击去;但“玄冰掌”

  岂是“天雷指”的对手,这就叫做物各有制,一团掌风立被震散,差幸他见机得快,掌风出手,人已就地滚开。

  南离生泻落地上,口中又是一声狂笑,振腕又是一指,凌空击去。

  姬天发发现对方发出来的雷火指,正是自己克星,早已惊得亡魂落魄,身形还未站起,又是一记“懒驴打滚”,滚出去了六七尺远近,轰然一声,击在他身边三尺光景,他还待再滚,南离生第三指又已发出,轰然声中,姬天发狂叫一声,身如雷殛,面目焦黑,中指点去。

  卓剑兰闪身而出,身形一动,迅疾无俦的欺到了罗天义身边,口中娇叱一声,双手疾发,朝前拂去,她使的也是“锁云手”那自然是楚子奇传给她的。

  心头大喜,连忙拱手道:“卓堂主这一手,教兄弟佩服之至。”

  侯世海练的是“五行真气”,必须五行相生,才能发挥威力,他因罗天义“玄冰掌”,自己只有火形剑法和火形真气才能抵挡得住,但也无法可以破解,一回功夫下来,便渐渐见拙,瞥见人影一晃,卓剑兰拂出的双手,居然一下就把罗天义制住。

  卓剑兰一招手,招来了两名武士,把罗天义押了下去,才举手理理须发,嫣然笑道:

  “侯掌门人过奖,小女子那来这大的本领,这记手法,还是敝会主在临行前教给我的。”

  罗浩天、南离生、卓剑兰三人出手稍有先后,但也差不多时间,制伏“阴谷三天”,两死一擒。

  现在玄女门的主力,已经只剩下玄衣圣母、冷无双一对师姐妹了。

  钟大先生独斗冷无双,左杖右剑攻守兼顾,他的战略就是缠住冷无双,让各大门派的人先去消灭玄女门高手。

  他这一战略是成功了,他和冷无双不过打到百招左右,罗浩天等人全已得手,纷纷向两人围了过来。

  冷无双一张娇花似的脸上,已是满脸怒容,娇声喝道:“你们还不上来,把他们截住?”

  站在西厢门首待命的八名玄衣玄裤女子,和四名金甲武士听到冷无双的喝声,果然纷纷掠出,朝大天井扑来。

  冷无双咬牙切齿的道:“钟士元,今晚我不会饶过他的。”

  钟大先生笑道:“对了,诸位道兄快截住他们,一个也不能漏网,冷无双由兄弟一个人对付她就够了。”

  这时大天井东首黎佛婆已经被擒,宇文靖要女儿担任教主,他也飞身走了。华清辉、能远大师、修罗门主等人,也一齐朝西首战场围了上来。

  罗浩天、宋景阳、许玄通、侯世海、元真子等人,一下截住八名玄衣女子,立时动上了手。

  南离生、卓剑兰因对方还有二十四名玄衣少女尚未出手,退后一步,各自率同堂下武士布阵监视。

  从东首过来的华清辉、阮夫人、能远大师和余日休,却截住了四名金甲武士。

  华清辉长剑抡动,和一个使三尖刀的金甲武七动上了手。他是西岳派一派之主,只和玄女门一个金甲武士动手,岂非割鸡使了牛刀?但身分是一回事,武功又是一回事,这四名金甲武士乃是玄衣圣母轿前卫士,武功若不是高,焉能胜任。两人才一动上手,华清辉才知遇上劲敌!

  不,阮夫人、能远大师、余日休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  对方不仅武功高强,尤其他们身上穿的金甲,可不是摆排场,使威仪的,他们这身金甲,竟是精钢铸成的甲片,由钢环缀成,不但全身受到保护,手肘等处,十分灵活,甚至除了一对眼睛,连头颈、面颊都保护住了。

  穿戴上金盔金甲,除了稍嫌沉重,但内功高明的人,这点重量,并不在乎,和你交手,他根本用不着顾虑你的攻势,因为你伤不了他,因此他出手之际,也只有攻势,没有守式,攻势自然就十分凌厉,和这样的人动手,你吃亏就大了。

  华清辉手中太白剑乃是西岳派镇山之剑,平常对付普通兵刀,也能削铁如泥,但刺到金甲武士身上,却锵然有声,剑尖立被滑开。

  阮夫人的对手是一个使一对短戟的,余日休的对手是一个使阔剑的,情形也和华清辉一样。

  只有和能远大师动手的武士使的是一柄金钹。

  因为能远大师手中是一支八十斤重的镔铁禅杖,也使出来的少林“降龙伏虎法”,不仅杖势沉重,杖法刚猛,被他碰上一杖,你纵有金甲护身,也会被砸扁了。

  因此四人之中,也只有能远大师略占优势,华清辉夫妇和余日休却被逼落下风。

  从东首过来的人,还有修罗门主、丐帮帮主、矮弥勒、一掌开天柳五等人,他们没有对手,就远远的站定下来。(宇文兰、祝茜茜、燕儿三人己随着上官平朝玄衣圣母奔去)

  现在大家都已看出华清辉三人已经落尽下风,矮弥勒道:“门王,这四个人有金甲护身,只怕要门主出手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