峡主夫人道:“老虔婆,你总该明白身上之毒,由我控制,我可以立时让它发作。”

  鸠磐婆乌爪似的手爪一探,阴笑道:“老婆子纵然立时毒发,以我的修为,至少也可以支持一两个时辰,但我只要举手之间,就可以在你身上施下九魔炼魂之术,使你在未来四十九天当中,尝尽煎骨熬髓之苦……”

  峡主夫人自然知道鸠梁婆之能,闻言不禁脸色一变,厉声道:

  “你们莫要得意,只要我一声令下,仍可和你们同归于尽。”

  鸠磐婆呷呷尖笑道:“这话唬不到我老婆子,你穴道受制,凭什么指挥他们?”

  一面回头朝柳凌波道:

  “柳姑娘搜搜她身上,可有一枚黑玉哨子,那就是指挥迷失神智的人用的。”

  峡主夫人穴道受制,四肢动弹不得,柳凌波依言从她怀中摸出一个黑王哨子。

  峡主夫人一双水淋淋的妙目,恶狠狠横了鸠磐婆一眼。

  甘瘤子道:“姑娘已经落在咱们手里,只要你肯悬崖勒马,回头是岸,咱们决不伤害于你。”

  峡主夫人冷冷问道:

  “你们要我如何回头?”

  甘瘤子道:“姑娘只要把所有被降龙指迷失神智的人,解开穴道,咱们也可释放于你。”

  峡主夫人道:“你们杀了我吧!”

  柳凌波冷笑道。

  “你倒是不怕死。”

  峡主夫人抬起头来,望了柳凌波一眼,道:“我说出只会弹穴,可不知解法,你们肯相信么?”

  甘瘤子道:“还有什么人会解法么?”

  峡主夫人道:

  “自然有人会的了。”

  甘瘤子问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  峡主夫人道:

  “我也不知他是谁?他只教了我降龙指弹穴之术。”

  柳凌波攒攒眉道:

  “如此说来,你也并非真正的首脑人物?”

  峡主夫人低头道:“如是要我说实话,我自然不是此谷真正的主人了。”

  柳凌波道:“你既然是峡主夫人,想必多少总知晓此人一点来历?”

  峡主夫人摇摇头道:

  “不知道,我虽然见过他几次,根本连他姓名都不知道,那是一个装扮的英俊潇洒的书生,但我知道那不是他的真面目。”

  事情发展至此,已是愈来愈奇!

  甘瘤子搔搔头皮,插口道:

  “他在何处和姑娘相见?”

  峡主夫人道:“此人神出鬼没,隐现无定,大半都是在我身后出现,我听到他的咳声,口过身去,他已经站在面前,有时却突然在我房里出现……”

  甘瘤子道:“他从何处去呢?”

  峡主夫人道:“他严词告诫,不准我暗中觑探他的行踪,否则就有杀身之祸,而且他走的时候,身法奇快,一晃就失去踪影。”

  柳凌彼道:“除了你,还有什么人见过他么?”

  峡主夫人道:“大概没有了,他出现的时候,大部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。”

  欧老头道:“天下之大,真有这种神乎其神的人?”

  峡主夫人道:“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。”

  束小蕙一直没有开口,突然问道:“他出现的地方,多半在那里?”

  峡主夫人道:“后进。”

  束小蕙道:“那是你住的地方?”

  峡主夫人点了点头。

  束小蕙道:“你领我们到后进去。”一掌拍开了峡主夫人穴道。

  峡主夫人似为大势所逼,只好走在前面领路。”

  柳凌波子上拿着那支黑玉哨子,就唇吹了一下,朝那八个灰衣老人说道:“从现在起,你们由我指挥。这走廊上擒下的人,暂时交由你们守护,不得有误。”

  说也奇怪,那八个灰衣老人果然奉命惟谨,躬了躬身,状极恭敬。

  柳凌波吩咐完毕,就偕同束小蕙、陆绮两人,紧跟着峡主夫人走去。群雄也相继跨入中厅,鸠磐婆双腿已残,由她门下推出一辆小车,随众而入。

  越过一座屏风,便是后进,这里同样是一个不见天日的小院落,穿过天井,迎面是一间布置华丽的厅堂,左右两厢各有两道朱漆木门,紧紧闭着。

  龙香君叫道:

  “柳姐姐,万剑会主就关在左边厢房中了。”

  陆绮举起手中钧竿,远远朝那门上点去,但听“笃”的一声,那木门分毫不动。

  束小蕙道:“陆姐姐,那门是铁的。”

  说话声中,走近门口,伸手按了一按,铁门应手缓缓开启。

  峡主夫人脸上飞过一丝惊容,说道:“姑娘原来对机关消息,十分在行。”

  束小蕙冷冷说道:

  “所以我不怕你有什么花样。”

  铁门开处,大家目光一掠,不禁全部一怔,里面关着的竟然是一个青丝散乱的妙龄女子,那里是万剑会主?

  束小蕙口头问道:

  “万剑会主呢?”

  那妙龄少女秋水般目光一转,看清了来人,不觉双颊骤红”急步走了出来,朝众人拱拱手道:“束姑娘,甘大侠请了,我就是薛飞霜了。”

  甘瘤子立时明白过来,忙道:“薛姑娘就是万剑会主了。”

  麻冠道人听说这位妙龄女子就是剑主,连忙趋前一步,行礼道:“属下不知剑主金驾,还望剑主恕罪。”

  薛飞霜嫣然一笑,道:“道兄好说,其实剑主乃是家父,我只是代家父外出罢了!”说到这里,望了韦宗方一眼,问道:

  “韦少侠是被他们迷了神智么?”

  麻冠道人回道:“韦少侠是被他们降龙指所伤。”

  薛飞霜道:“对面屋中囚着的好像是韦少侠的令叔。”

  峡主夫人接口道:

  “不错,那人叫毕知明,是一位修罗侍者。”

  她不待柳凌波口,过去打开铁门。

  只见一个青衫文士缓步走了出来,一眼瞧到众人,微微一怔,立即目注韦宗方悲喜的道:“孩子,你们破了毒沙峡……”

  甘瘤子连忙拱拱手,代答道:

  “毕大侠请了,韦小兄弟被降龙指迷失了神智,尚未恢复……”

  毕知明双日精光暴射,投到鸠磐婆身上,怒喝道:“老妖婆,是你……”

  鸠磐婆尖声道:“毕大侠莫要错怪老身,其实老身也是受害之人。”

  甘瘤子接口道:

  “毕大侠这是误会,目前有许多人被降龙指所伤,咱们大夥儿就是找此人来的。”

  毕知明奇道:“这人是谁?”

  甘瘤子简扼的说了个大概。

  这时柬小蕙、柳凌波、陆绮三人,已由峡主夫人领路,朝里走去。转过长廊,大家但觉眼前一亮,进入一间布置精致华丽的起居室,左首一道门户,绣帘低垂,大概已是峡主夫人的卧室了。

  峡主夫人脚下一停,望了众人一眼,然后伸手指着一排雕花长窗,说道:“那人有两次就在窗前出现,我怀疑他是从窗外潜入的,所以这排长窗就一直没有关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