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这里,禅杖突然向空一挥,喝道:“八部天龙,十八护法听着,这二人假冒本寺慈善、苦善二位长老,连手中持的法牒,也是假的。他们就是魔教余孽乔装而来,大家不可上当,还不列阵把他们拿下?”

  他这一着颠倒黑白,果然高明得很,在场之人,自是全都深信不疑!

  假裴元钧大笑道:“大师说得极是,魔教中人,诡计多端,老夫差点受骗了。”

  少林寺八部天龙、十八护法弟子本来还有些犹豫,现在听裴盟主这么一说,证明眼前的慈善、苦善二位师伯果然是魔教贼人乔装的了!

  本堂住持既已发出了列阵信号(禅杖向空挥起),十八护法弟子各自挥起禅杖,一下列成了“罗汉阵”,把慈善、苦善二位大师团团围住,八部天龙同时一阵锵锵剑鸣,长剑出鞘,站在十八护法弟子的“罗汉阵”外,形成了两圈包围,这是少林寺中最具威力的阵法,叫做“天龙罗汉阵”,专门对付特级高手之用。

  假裴元钧大笑道:“二位现在还有何说?”挥手一掌朝苦善大师拍了过来。

  苦善大师低宣一声佛号道:“盟主不可轻信人言。”

  他口中说得还算婉转,举手封出,却用了全力,但听“蓬”然一声,两人各自被震得后退了一步。

  武当清尘道长行上一步,说道:“盟主请退,此人交给贫道好了。”

  “锵”!从肩头撤下长剑,目注苦善大师,喝道:“朋友不用再假惺惺了,如肯听贫道相劝,此时束手就缚,还来得及,否则咱们在兵刀上分个胜负,亦无不可。”话说得很大方,手中长剑出鞘,却并未稍停,嘶然有声,一剑横扫而出。

  他这一出手,二十五名武当弟子,也一起跟着围了上来。

  慈善大师沉喝道:“少林弟子,如何违抗方丈法旨?”

  智善大师大喝道:“魔教贼徒,尔等诡计已被贫道识破,还敢大言不惭,假冒本寺长老么?”手中禅杖起落,一招“直捣黄龙”,“呼”的一声,朝慈善大师直捣过来。

  他禅杖方起,“罗汉阵”也及时发动,十八护法灰影闪动,十八支禅杖象排山倒海般从四面八方攻到。

  慈善大师迅快收起玉牒,手中禅杖朝前架起,沉喝道:“少林弟子速速住手。”

  智善大师大笑道:“你已落入本寺‘天龙罗汉阵’之中,除了束手就擒,多说无益。”

  手中禅杖连挥,急攻而出。

  他自然知道慈善大师是少林戒律院住持,戒律院执掌的就是少林寺的清规。

  在全国各大丛林(寺院)执掌清规,都不是难事,惟有少林寺戒律院的住持可不好当。

  这是因为少林寺僧侣,个个都会武功,万一他生性倔强,不听你这一套,你就得把他制服。

  因此少林寺戒律院住持,不但要武功高强,而且还得精研专门克制本寺各种武学的功夫。

  慈善大师主持戒律院,已有二十年以上,少林“天龙罗汉阵”,对付任何强敌都游刃有余,但未必能困得住他。

  智善大师这一轮急攻,用意也就在此,他希望在“罗汉阵”发动之初,十八支禅杖交击之下,由他来缠住慈善大师,使对方无暇兼顾,只要把他困住,总有措手不及的时候,自己就有可乘之机了。

  慈善大师看他禅杖挥舞,使出来的居然是本寺“降龙伏虎杖法”,丝毫不错,功力深厚,竟也不在智善师弟之下!

  心念方动,“罗汉阵”中正有三支禅杖扫击而至,当下右手一抬,使了一招“河岳流云”,把三人逼退,左手一掌,朝智善大师禅杖上击去。

  他这一掌使出“般若禅掌”,乃是少林寺掌法中最厚重也最厉害的一种掌功了,但听“呼”的一声,智善大师攻来的杖势,立被掌风撞击出去。

  “噹”“噹”“噹”……一阵密如连珠的金铁击撞之声,连响了十八声之多,他在逼退智善大师杖力之后,又一杖横扫,封开了十八支围攻过来的禅杖。

  智善大师手中禅杖虽被震出,但他左手乘机劈出一掌,朝慈善大师袭去。这一掌有如巨斧劈山一般,劲势威猛无俦!

  慈善大师左掌一挥,硬接他的掌势,但听蓬然一声,双掌交接,智善大师被震得脚下浮动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。

  慈善大师在一掌接实之后,突觉一缕阴寒劲气,由掌心渗入,心中不觉一凛,忖道:

  “此人居然练成了旁门阴功‘掌中针’!”口中大喝一声,左手不收,又往前劈出。

  就在智善六师发动“罗汉阵”的同时,无双剑女李无双也锵然掣剑,朝茅山道士逢千里一指,叱道:“逢千里,你方才不是叫过阵么,来,我倒要看看你能在我李无双剑下,走得出几招。”

  逢千里阔剑一扬,大笑道:“你是白衣门一代宗师,贫道也是茅山一派的掌门,但咱们也可以说都是野狐禅,算不得什么名门正派,正好较量较量。”

  李无双手创白衣门,门中规矩极严,每以虽非正派,亦属名门自居,听他出言不逊,早已气得脸色铁青,不待他说完,口中一声清叱,长剑一挥,疾快刺去。她这一剑又狠又快,火辣辣凌厉惊人!

  逢千里自然识得厉害,脚下连换三个方位,然后震腕抡剑,避开对方剑势,还击过去。

  片刻之间,两人剑光如电,越打越快,李无双“千手剑法”,剑光纷披,缭绕如百匹白练,令人眼花缭乱。茅山道士逢千里剑法古拙,和李无双恰好相反,但也毫无破绽,对拆了五十余招,依然无分胜负。

  茅山道士剑势凝重,虽能挡住李无双快捷无伦的“千手剑”,但他自己心里有数,自己只能挡得住对方的攻势,无法抽出空间来反击,时间长了,无形之中,就会屈居下风,心头自然禁不住暗暗焦急,左手不觉探怀取出“摄魂铃”来,口中随着大喝一声,阔剑骤然一紧,左手摇铃也随着响起一片铃铃之声!

  铃声乍起,李无双不禁一怔,心神随着为之一荡,立时心生警惕,暗道:“这茅山道土使的明明是魔教的‘摄魂铃’!难道他会和魔教有关?”

  要知李无双昔年原和云里观音同门,后来转投到峨嵋派白衣庵清静老师太门下,对魔教中的一些邪门玩意,自然耳熟能详。此时眼看茅山道士竟敢以邪术惑人,心中不禁暗暗冷笑,故意剑势缓得一缓!

  茅山道士不知是计,还自以为得手,他一连向李无双攻出八剑,接着阔剑一震,铃声大响,剑上也同时撒出万点寒星,飘洒而出!

  李无双就在等待他全力进攻的机会,因为只有在全力进攻之际,才会漏出破绽来,高手过招,只要有一点漏洞,就可授人以隙。

  李无双吸气飘身,向后闪退数尺,茅山道士当然要乘胜追击,铃声、剑光,如影随形而上!

  突听李无双一声清叱,剑光暴长,紧接着就是茅山道士—声凄厉的长嗥,铃声乍停,寒星消散,李无双一支长剑从他左肋横穿心胸之后,已经收了回去。